对喜欢吃的菜,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见到陆小曼后说

胡适说,陆小曼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而徐志摩这么评价他的妻子:一双眼睛也在说话,晴光里漾起心泉的秘密。
1930年,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见到陆小曼后说:我看到陆小曼的确长得很美光润的皮肤,精致的容貌。她讲话的时候,所有男人都被她迷住了。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为这位民国第一名媛所倾倒。
但有过万千宠爱,也背负无数的诋毁和谩骂。
许多人只记住了她徐志摩遗孀的身份,将她和林徽因、张幼仪对比,嘲笑她既没有张幼仪的得体,也没有林徽因的清醒。
许多人对她风花雪月的八卦津津乐道,指责她放荡不羁、不守妇道。
但人们却忘了,她曾是聪慧灵敏的外交高手,多次巧妙地挽回国家的颜面,深得第一外交家顾维钧的认可。
更忘了,在充斥着包办婚姻的年代,她不顾世俗的眼光,与徐志摩真心相爱,追求自己的幸福。
更何况,她精通英文、法文,古文基础也很好,能写漂亮的旧诗绝句,能弹钢琴,会作散文小说,写得一手蝇头小楷,长于绘画,可谓中西学问融会贯通,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面对纷纷扰扰的误解,她却从不争辩些什么,这让人们对她更加好奇。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们开始读《陆小曼传》。
她聪明、漂亮、活泼、可爱,跳舞一流,发言得体,仪态万方,男宾为之倾倒,女宾为之目眩,连泰戈尔都对她赞不绝口。
22岁,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余生挚爱徐志摩,许多人对他们有非议,但她从不争辩。
陆小曼就是这样一个生性聪慧多才多艺,备受争议却不辩白,漂亮多情、最具勇气的中国女性。
那么,是怎样的家庭成就了这样的陆小曼?她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陆氏一家
一个人的家庭或许不会决定她的一生,但是对于她的人生轨迹的影响力却是不可估量的。出身名门到底是一件令人艳羡还是喜忧参半的事,如果你读过陆小曼,心中便有了自己的答案。
这是一个让众多男人为之倾倒的女人,不仅曼妙多姿并且知书达礼。她生于农历九月十九,这天是观世音菩萨出家纪念日。
1903年的这一天,信徒们都在为这个日子虔诚纪念时,在上海孔家弄的陆家,因为一个女婴的出生,也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这个女婴就是陆小曼,也因为这个特殊的日子,她还有了个小观音的外号。
陆姓是江南大姓,历史上陆姓入仕为官者众多,并且都廉洁奉公。这其中包括晚清朝议大夫陆荣昌,在战乱年代,他慷慨解囊,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奋力赈灾救民,民国时期的黎元洪曾为他亲笔题匾。而这位陆荣昌就是陆小曼的祖父。
说起陆小曼的父亲陆定,从小参加各种考试每考必中。而后出国深造,学成归国后加入公职。
陆定出入名流社会,府上高朋满座,往来无白丁。他曾担任高官多年,后辞官下海,成为了中华储蓄银行的主要创办人,也因此资产倍增,陆家也成了名噪一时的名门望族。
陆小曼的母亲吴曼华,也是名门之后,她多才多艺,有较高的文学水平并且工笔画手艺高超,也是江浙一带有名的才女。
所以,小曼从小就家境殷实,这不仅给了她优越感与才情,也养成了她骄傲任性、清高自负的个性。
众星捧月
小曼在家中排行第五,但却是陆定夫妇唯一幸存的孩子。自小就体弱多病,因此父母对她是异常宠溺。
父母给她提供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也培养了她温婉的性格。虽然有时也调皮贪玩,但她更多时候是聪明伶俐的。
当她九岁的时候,正值袁世凯当政,为了排除异己,下令解散反对派。而陆定还是每天照常上班。一天小曼看到了,她叮嘱父亲要小心点,也因为女儿的这一句话,陆定才躲过了警察的搜捕。
从此陆定夫妇对这个小女儿刮目相看,便更加疼爱小曼,他们相信自己的女儿日后一定是非凡的女子。
陆小曼从九岁到十四岁一直在北京女中读书,学习国文、日文、英文、音乐、历史等多方面的传统教育。
到了十五岁,陆小曼父母不惜重金把她送进了圣心学堂。这是一座法国人开办的学校,是专门为居住在中国的外国子弟创办的。只有少数的中国人花重金才能把孩子送进来。
所以在圣心学堂里,小曼身边的同学都是部长一类的女儿,这里可谓是名媛云集。陆定送小曼来这里,就是想让她可以和权贵千金为伍,享受同样好的教育。
小曼的确没让父母失望,她不仅精通多门外语,写得一手好字,并且有较高的绘画水平,一个外国人曾花两百法郎只为求得小曼的一幅画。
陆小曼这样一位内外兼修的姑娘,必然会得到很多青年男子的倾慕,据说在学校里,小曼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围绕在她身边,她就像个高傲的公主,风光至极。
可若是想要成为真正的名媛,要经过北京社交场所的淬炼,不久小曼就得到了这样的机会。
当时的北洋政府顾维钧要求圣心学堂推荐一名精通法文、英文,并且漂亮的女孩子接待外国使节工作。
这时的陆小曼才十七岁,可是她在接待外宾时不卑不亢,若是外国使节有什么对中国不敬的行为或者语言,小曼一定会回敬他几句,杀杀他们的威风。
媒妁婚姻
有时,两个人相遇的一瞬间,没什么特别,却是命运和缘分不肯放过彼此。其实从1924年起,陆小曼与徐志摩的生命轨迹都开始偏向了同一边,只是彼此并不自知。
那年,徐志摩与林徽因一起来北京演诗剧,而当时的小曼并不是演员,只是在场下忙前忙后的小职员。
经过了三年在北京外交界的锤炼,陆小曼已经声名鹊起,她生性张扬,喜欢被人追捧。
转眼小曼也到了婚嫁的年龄,这样一位内外兼修的曼妙女子,必然会与一位青年才俊结合。
这位青年叫王赓,比陆小曼大八岁,他也是江苏人,出身于一个家道中落的官宦家庭。可王赓读书勤奋,气宇不凡,丝毫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
王赓清华大学毕业后被保送到美国继续深造,可一直心系祖国,1915年学成归国。在20世纪初,出身于普林斯顿和西点军校两所重点学府的优秀学生,中国仅此一人。
1921年王赓晋升为陆军上校,少年得志的他真算得上是文武双全,仪表堂堂,在当时北京的社交圈中很是惹眼,被誉为民国第一帅哥。
陆小曼的父母一下就看中了这位年轻有为的青年,或许也只有这样的青年才能配得上如此美好的陆小曼。
我们无从知道初见王赓的陆小曼到底有没有怦然心动,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陆小曼没有反对这段被父母安排的婚姻。
于是,十九岁的陆小曼便奉父母之命与王赓结婚,从订婚到结婚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样一对才子与佳人的婚礼轰动了整个京城,中外来宾纷纷来道喜,各家报纸也都刊登着一代名花落王赓的消息。
今天,我们读到倾国倾城的陆小曼,嫁给了仪表堂堂的青年才俊王赓,才子佳人的结合,真是羡煞旁人。但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对神仙眷侣的令人羡慕的生活。
他是怎样闯进了陆小曼的心呢?

与一朋友吃饭,恰好父亲来看我,便接来一起吃。父亲寡言,饭间一直静静地听我们聊天。
回家的路上,父亲说:你这个朋友,不可深交。
我愕然,这个朋友是因生意认识的,合作过几次,印象还不错。
父亲说:从吃相看,基本可以估摸出他是个怎样的人。他夹菜有个习惯性动作,总是用筷子把盘子底部的菜翻上来,划拉几下,才夹起菜,对喜欢吃的菜,更是反反复复地翻炒,就好比把筷子当成锅铲,把一盘菜在盘子里重新炒了一次。
我不以为然:每个人习惯不同,有的人喜欢细嚼慢咽,有的人喜欢大快朵颐,不可苛求。
父亲摇摇头说:如果一个生活困窘的人面对一盘盘美味佳肴,吃相不雅可以理解,可你这位朋友本是生意之人,物质生活并不困苦,如此吃相,只能说明他是个自私、狭隘之人。面对一盘菜,他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用筷子在盘子里翻来覆去地炒,如果面对的是利益的诱惑,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占为己有。
接着,父亲讲起他小时候的故事。
父亲5岁时,爷爷就去世了,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极为窘迫,常常饥不果腹。
有时去亲戚家做客,奶奶会提前反复叮嘱父亲:儿啊,吃饭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吃相,不能独自霸占自己喜欢吃的菜,那会被人耻笑的。我们家穷,但不能失了礼节。
奶奶的话,父亲铭记于心,即使面对满桌美味佳肴,他也不会失态,总能控制有度。
末了,父亲意味深长地说:不要小瞧一双筷子,一个小小的细节,可以看出拿筷子者的修为和人品。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应证了父亲的话,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那位朋友果然弃义而去。
从那之后,我一直谨记父亲的话,一个人的一生,诱惑何其多,但要时刻对欲望加以节制,好的东西,更不能占为己有,要与人分享。
提炼做人的品质,应从一双筷子的节制开始。

小区里来了位卖凉皮的妇人,她推着一辆改装过的三轮车,车身上扣着个简易的玻璃罩,里面放着凉皮和办凉皮所用的调料。她那张沧桑的面孔略带麻木,一双呆懈的眼睛时不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只等有人光顾的时候,她才会露出讨好的笑容。
我独居,最不爱的就是做饭,以前常叫外卖,现在常关顾她的凉皮摊,去的多了,偶尔闲聊中得知妇人姓陈,离异带着一个十岁大的女儿独居,生活艰难。
妇人说这些的时候常常是眼泪汪汪的,让人感觉她特别可怜。
一次我去买凉皮,正赶上她在发脾气骂女儿。
看见我来,她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说:妹子来了!我这就给你做。然后狠狠地瞪了她女儿一眼。
我笑着说:陈姐!对小孩子别那么严厉。
妇人叹一口气,说:这孩子快气死我了,刚才我回家吃饭,让她看一会摊,她可好做了两碗凉皮送那俩要饭花子了。说完冲前面努努嘴。
我好奇都望过去,只见路边蹲着一老一少俩个乞丐,正在大口地吃着凉皮。
我看了只觉好笑,不由刮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子说:傻孩子,你的妈妈这么辛苦卖凉皮供你读书,你还惹她生气?
小女孩怯怯看了妈妈一眼小声说:我看他们可怜,不就是两碗凉皮嘛!?
妇人听见了大吼道:不就是两碗凉皮?你说得到轻巧,我这一天累死累活,能赚几碗凉皮钱?你说说
小女孩被骂得马上闭嘴,见母亲去忙后,才悄声对我说:你看那老爷爷和孙子多可怜,我们老师说了,要帮助那些比自己生活差的人。
我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这样做虽然是对的,可是你们生活也很艰苦,你看你的妈妈每天这么辛苦地赚钱,你应该体谅她才是。
小女孩噘着嘴小声说:阿姨!我和妈妈生活虽然艰苦,可比他们强多了,大不了我晚上不吃饭了,省下一顿饭的钱来补上小女孩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耀着快乐的光芒。
我突然感觉有些脸红,比起小女孩来我们这些大人是不是太现实了?每次遇见比我们生活差的人,我们只是嘴里表示同情,可有几次真正出手相帮?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女孩的话,掩饰地站起来,正好妇人把我的凉皮已经办好了,我接过来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递给妇人说:陈姐!别找了,那两份凉皮就算我的吧!
妇人先是一愣,接着的脸上流露卑微的笑容,冲着我说:妹子,再来呀!
而我没敢再看小女孩的眼睛,逃一样地走了。 作者:守望天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