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说话因为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这句话显得有些窘迫,我轻轻地握了丁柯的手说

我知道我不属于这座城市。
来省城打工和大部分打工仔一样仅仅是为了生计。虽然干得是又脏又累的装卸工,工资却也是整个公司最低的。很多同事都嘟嘟囔囔地抱不平,从公司领导层反馈回来的却是最具传统极富领导口味的冰冷语言,你们干得就是没有脑力劳动的体力活儿,工资虽然在公司里面最低,可是比你们在老家的任何工作都挣钱多。谁再有意见随时可以走人,现在下岗工人那么多,都抢着找这样的工作还找不着呢。听到这样的话,似乎是工人不知好歹了,同事们都不敢再言语生怕丢掉自己的饭碗。在这里,打工仔走人的事儿经常有,干就干吧,反正从乡下来的靠得就是力气吃饭。
我在这里工作还是有所收获的。最令人欣喜的是我终于见到了丁香树。以前读着戴望舒先生《雨巷》的时候,就总想逢着一位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就总是在想丁香是否很令人愁怀、伤感。当别人告诉我那种开着四个瓣的白色小花的树叫丁香时,我努力地感觉异乡的意境,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也许因为我无法接受一下班和其他同事一样做那些打扑克、喝酒、逛夜市、看录像等无聊透顶的事,又基于诗歌赋予的最初的丁香印象,便选择了饭后来丁香树下散步。我也非常喜欢嗅着弥漫而来的花香,任思绪展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憧憬。
一天,正当我面对丁香陷入沉思时,背后突然传来了分管我们装卸工的女经理丁柯的声音,干什么呢?是不是在寻找五个瓣的丁香花。顺着极富磁力的声音,我扭过头去说:丁经理你好,丁香花有五个瓣的吗?我的询问使丁柯顿时洋溢出了那种有知识的人特有的神色,她说:我对你讲啊,丁香不只是有五个瓣的,谁若能找到五个瓣的丁香花这一年就会有好福气。是嘛,那我一定仔细找找,找到后送给你好吗?听着我带有拍马屁性质的话,丁柯绽开着满脸的笑容走了。
寻找五个瓣的丁香花成了我在这里独享清幽的重要理由。以前在同事们的眼里我总是神经兮兮的,有人走过我身旁时还不怀好意地摸摸我的额头,然后冲着我意味深长地摇摇头后扬长而去。看着同事的背影,我心里说,如果不是人单力薄非揍扁你不可。不过气归气,反过来想一下和他们格格不入,在他们看来肯定是神经有问题了。越是如此,我更加感觉到了和他们之间的距离。甚至一看到他们的影子或由远而近的声音我便赶紧缩进丁香树丛。同事们远没有丁柯的话来得温馨,听得舒服。怪不得人家是经理,说出话来就是有水平。从那以后我一来到丁香树下就会想到丁柯,她的年龄其实大不了我几岁,山大毕业以后便分进了公司,同时也成了公司里的一枝花。能跟着她工作,活儿虽然累点,但同事们在美女效应下都乐不知疲。装卸车的时候大家都喜欢丁柯在一边指挥工作。其实,这样的工作我们早已轻车熟路,根本用不着指挥,只不过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丁柯凸起的乳房在身体的摆动中总会使钮扣处撑起一道缝隙从而露出半壁江山。尽管时隐时现,大家总有办法寻找到一个最恰当的角度,让目光顺着缝隙溜进去,虽然主要面积被白色剔花的乳罩挡着,大家仓促的目光中还是流露出了满足。丁柯不在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瓷实、挺拔的乳房便成了评论的焦点,这个说,乳头肯定像乐陵小枣一样大。那位接上说,颜色也肯定是枣红色的。我虽然有机会也偷看上几眼,但从不参与评论,对此也从心里向外厌恶。丁柯再在身边时我故意用身体挡住她。好几次同事们都气乎乎地冲我挤眼、示意,看我无动于衷还亮出拳头晃几下,以表达他们对此的强烈不满。
中午,其他部门都下班了,因为几个客户等着要货我们便只好加班。加班的时候,领导一般都不会监督,丁柯很早就回了公寓。由于天气的炎热和饥饿大家都逐渐有了情绪,就在这时,丁柯骑着摩托车来到了我们的身边说:你们谁不怕老鼠,帮我回宿舍打一下好吗?我不怕,在老家时我还经常打蛇,打草狠呢。我自告奋勇地说。但与此同时,大家也都投来毛遂自荐的目光。因为我站位较好离丁柯较近,目光也最为强烈,丁柯便让我上了她的摩托车。青年公寓是公司专门为正式员工建造的,他们的家虽然大都在本城,但中午时间短可用来吃饭和临时休息一下。通常是四个人一间房,丁柯是经理便有条件独享一间了。也不知道老鼠是什么时间进去的,我刚要吃饭它便从床底下窜了出来。一边听着丁柯的描述我一边走进了她的宿舍,地上还有她因为惊吓而扔掉的勺子和筷子。她不好意思地一边捡着一边指一指旁边的柜子说,可能就在这下面。我顺手从房门后面拿起拖把朝柜子的底部捅了几下,又着重敲了敲柜子的两边,企图逼迫它出来。丁柯也一直站在我的身后,帮我寻找。在一阵毫无目标地搜寻中,老鼠终于从柜子的底部探出头来,姿势有点类似倒挂金钩。我怕它再缩进去便迅猛地击打柜子的两侧。这一招真灵,老鼠感到柜子并不安全之后便窜了出来。就在这个瞬间,丁柯两手抓着我腰不停地叫喊:快打死它,快打死它。随着她在我身后的蹦跳,手的力量时缓时紧,我的腰部也感觉到了不同程度的酸麻与滑腻。身子在她不停地晃动中找不准了方向,错过了几次机会。老鼠在经历了一阵慌不择路后,随即又逃到了床底下。以我的经验,它受到惊吓后的再次隐身,再采取制造声响逼其出现的方式无疑会使得其反。我示意丁柯不要弄出声响静观形势,伺机而动。室内恢复宁静后,丁柯松开了双手让我感到几许失落。她站在我右边拉开了一付和我并肩作战的架势。大约过了二分钟,老鼠竟在丁柯站的那边的沙发底下现出身来。看样子它想下来探探风声,绿豆似的小眼睛正好和丁柯来了个对视。随着一声尖叫,丁柯的身子旋到了我的右边,整个身子贴紧了我。我手中的拖把并没有朝老鼠打去而是在它的面前戳了几下,让它有了逃跑的机会。我是在丁柯抱紧我的一刹那间突然产生这种想法的,此时应该和老鼠打持久战,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还得谢谢它。丁柯的乳房贴得我浑身难受,我感到了一种厚实的软,又像一块磁铁。我仿佛被点了穴,挪不动半点身子。她的体香分明就是丁香的花香,弥满着我。我手握拖把,眼睛乱扫,很有打鼠的模样,其实早已全身心地在感受那对乳房的磁性了。过一会儿,丁柯松了手,冲着我说:要不再叫几个人,太害怕了。我说:不用,它再出来我绝对能把它打死。我可不愿让别人一块分享这里面的乐趣。那好,我先出去,等你打死老鼠以后再进来。丁柯说完便推门出去了。我在索然无味中把老鼠赶了出来气急败坏地捅死了。
也许是有了打老鼠的经历,我和丁柯的关系无形之中近了许多。工作之余也常在一块闲聊,她问:你为什么独对丁香感兴趣呢?我不是想为你寻找福音吗?这次贫嘴并没有引起丁柯的多大兴致。她还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谈:我看你和别的工人不大一样。
我说: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装卸工吗。你在丁香树下经常拿着一本书,是不是在偷偷学习?总不能虚度光阴,再说,我也喜欢看书。她又说:我认为你不该呆在这里,你应该有更好的发展。看着丁柯直直地望着我的眼神,我把目光移向了远方,此时,有一朵白云正在悠闲地飘荡,天空蓝得很深遂,很空旷。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了。在这里打工的同事似乎都忘记了追求,或者当初曾有过渐渐地也就消磨尽了。我没有及时地回答丁柯,其实,我是把理想深埋在了心里,在这种环境中不便多说。一个装卸工随便谈自己的宏图大志难免会招来讥讽,不如闭口不语了。看我没有搭话,丁香继续说:看得出你不会在这里干很久,肯定有什么原因才暂时来到这里打工的。我也希望你早日离开去走自己的路,但这并不是我舍得你走。我很理解地点了点头,有一种涩涩的东西噎在了喉咙。丁柯仿佛一下子成了我至交多年的朋友,好几次我都想抱抱她,我在努力的克制着这冲动。这不仅因为是在公司里无论如何都不能破坏这份纯真的友情。久违的感觉又上心头,我长舒了一口气,深深地对丁柯说:相聚的岁月没有多少,相识的时间没有早晚,能够有你这样的知心领导我很荣幸。她说:我希望你不要喊我经理,私下里喊我丁柯好吗?看着丁柯一脸的真诚,我大胆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她两颊上飞起的两朵红云让我在异乡感觉到了女性的娇柔,仿佛和恋人的初次约会。我告诉她,我不属于这座城市,最初来到省城打工只是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迫于生计才先来这里打工的。我每天都在搜寻各种信息,最终会引一个发展项目回家乡去开创自己的事业。听我说完,丁柯的眼神渐渐泛起了亮光,她对我说:记住,我永远都支持你,我希望能到你的公司里打工。听了她的话,我的眼前突然明亮起来,似乎成功已指日可待。我轻轻地握了丁柯的手说:我走时一定找到五个瓣的丁香花送给你。丁柯没有抽回双手,笑得非常灿烂,她说:但愿你走时能下一场雨。我俩陷入了憧憬中。
我开始盼着下雨了。可越是盼,雨就像被什么事儿耽搁了似的迟迟地下不来。我虽然还没遇上离开这里的好机会,可自从有了和丁柯的那次谈心,就一直盼着下雨。我想像着小雨点在瓦片上摔碎又向四周溅去的情景,一个人伫立在窗前,目光伸向了窗外。
今天活不多,大家装了两车便围坐在一块儿天南地北的神聊起来。这也是一个惯例。神聊是消磨空闲时间的最佳方法。受了盼雨的影响我的情绪一直稳定不下来,也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行列。过了一会儿,丁柯从仓库的大铁门里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正聊得兴起的工人,直接走到了我的面前说:你和我到后面点点货物清清仓库。这时候活不忙,也是清点仓库的大好时机,装卸队长周刚站起来说:我们也一块去吧。丁柯说:不用了,你们在这里值班,万一再有车来。我跟着丁柯来到了仓库的后面,堆得高高的货物把我俩和他们分隔开了。这小小的空间一下子成了我俩独立的天地。这么一来我感觉自己像一只自由的鸟儿,很兴奋,真想张开双臂朝丁柯飞过去。
仓库分为上下两层,我俩到了二层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货物和货物之间仅能容得下一个人进进出出。我负责点数,丁柯记录,我俩一前一后在狭长的过道里清点着。丁柯身上的香味弥漫着我,那种成熟的女人特有的气息,撩拔着我躁动不安。我故意数得很慢,点数的手指像给人介绍一件艺术品。丁柯并没有催促,她端着小本默默地等待着我报数。透过眼镜我看见她的眼睛像水一样闪着莹莹的光。我想靠近她,又不敢靠得太近,我害怕一冲动会不顾一切地拥她入怀,我相信我能做得出来。在异乡的岁月我干柴一样的心房已被她点燃了,我的身体正被大面积的烧伤。有位诗人说:异乡的岁月催人老。我觉得异乡的岁月受不了。此时,我真想丁柯能像丁香一样任我抚摸,任我摇晃,任我吻个够。我在不停地猜想,假如我冲动了冒犯了她,会不会引起她的反感。情被铅堵在心灵深处,我捉摸不透面前的女人了。我渴望不顾一切又害怕不顾一切。每逢和丁柯的目光交织时,她都露出浅浅的笑容。那种笑容一会儿空洞无物,一会儿内容丰富,像是对我的召唤,又像是随意地表现,我拿捏不准了。可为什么她没有责怪我的磨蹭,这可不是她的作风。她肯定知道我在胡思乱想,她都是过来的人了还猜不透我的心思?她肯定也在等待着我的举动,一想到这里我浑身充满了力量,面对这个让人着魔的女人,我决心不管是对是错都淌一下这条不知深浅的河。正在我要有所行动的时候,有人喊:丁经理,办公室有人找。丁柯不得不将本子和笔递给我,说:我下去看看,你自己清点一下。我接过本子和笔等丁柯走后很无可奈何地踹了一下地板。
齐鲁晚报信息超市栏目刊登出了某报社诚聘各市县工作站长的消息,使我兴奋不已,终于可以再搏一次了,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反复考虑了几天后,我决定先不告诉丁柯把这个项目搞定再说。结果很顺利,几篇应聘稿件都得到了总编的好评,并答应了我回T城建立工作站的要求。我又要展翅飞翔了。
在我回去的路上恰巧碰到了丁柯,她似乎看出了我遮掩不住的兴奋,很远就问:是不是有什么喜讯?看你这么兴奋快讲出来让我分享一下你的快乐。我说:先答应我能不能一块吃晚饭。那可不行,我一直没有晚回家的先例,我老公会不高兴的。我要离开了,送别一下都不行吗?走?干什么去?丁柯脸上落满了疑惑。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有更好的发展吗?我已经应聘到XX报社了,并回T城建工作站,这一走恐怕很难见面了。丁柯伸手和我握了一下,说:恭喜你,虽然有点儿舍不得,但我为你高兴。那吃饭的事呢?我几乎是乞求了。真对不起,我确实不能晚回家,你不是明天走吗?等着下雨吧。我内心滋生出一丝凄楚,她毕竟是有家庭的人了。等着下雨吧?这不过是一首诗的意境,一篇小说的情节而已。生活并没有那么浪漫,现在天晴得一点儿事都没有,等到下雨的那一天,我早离开了这座城市多年了。
不知是有缘,还是偶然。第二天早晨竟然飘起了牛毛细雨。密密麻麻的雨丝很滋润,很苦涩。本以为下了雨丁柯会来,可工人们早已上班了也没有她的踪影。我提起行李箱,默默地注视着天空飘洒的别意的泪滴,心说,雨下了,你没来,这本该是一次嵌入记忆的浪漫,可是浪漫得并不圆满。没有人送,我也没打伞,在雨中轻轻地对自己道了一声珍重,缓缓地走出了公司。
穿越一条大街我需要坐公交车去长途汽车站。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出门的人少,公交车上的人稀稀疏疏。我扫视着穿梭的车辆,突然,站亭下一把撑开的白色小伞进入了我的视线,俨然是一朵雨中的丁香花。随着我的走近,伞下也逐渐清晰了一张美丽的面孔,是丁柯,真的是丁柯。我感觉身体在飘。此时,丁柯已走上前来为我遮住了雨,她说:没想到真的下雨了,我很想和你再次去看看丁香花。我说:我也很想去,这场雨使我很激动既使写进小说人们也不会相信,遗憾的是离我坐车的时间已不多了。生活总不能让人如意,就像这次我们不能共同去看丁香花。不过我会永远记住这次美丽的缺憾。她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路走好。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了,一把把丁柯拥进了怀里,紧紧的。丁柯的头贴在我的胸前说:原谅我在这里送你,厂里的人太多了。我点了点头说:其实请求原谅的是我,我说临走时一定找到五个瓣的丁香花送给你,我没有做到。她说:我找到了,现在送给你,希望能给你带来福音。丁柯打开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一朵五个瓣的丁香花在里面散发着芳香。
在我踏上车的时候,丁柯重复地喊着:我的乳名就叫丁香,我的乳名就叫丁香
带着丁柯的体香,带着五个瓣的丁香花我离开了这座城市,雨如丝如雾地下着,不仅落在了地上,还落在了我的心里
作者:王树军

二十二岁的洁,是一名幼儿教师,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洁很恬静有很纯洁。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很有爱心的女孩,洁也确实在用她的爱心呵护着身边的每一个孩子。每天生活在那片童贞的世界里,洁习惯了用小孩的心态去体验生活,她对这个世界多了一些包容,少了一份苛求。
洁所在的幼儿园,坐落在城市的海边,附近有一个武警支队。支队长的儿子罗强恰巧就在洁所带的班级。
一个深秋的早晨,洁依旧和往常一样,站在幼儿园门口,微笑着迎接每一个孩子的到来。当罗强走到门口的时候,洁看见一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紧随其后。小罗强向洁问过好之后跑进了教室。
你好。军人礼貌地冲洁点点头,传入洁耳边的分明是一种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我叫陈雪峰,今天罗队长有事,所以我来送罗强。洁打量起这个叫峰的男孩:浓重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正专注地注视着洁,象要直抵人的灵魂深处;轮廓分明的脸庞流露着军人特有的刚毅。洁认出,他就是每天带队跑步的那个男孩。欢迎你到我们部队去玩,再见!峰说完,冲洁摆摆手,转身走了。
洁望着峰远去的背影,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不知道是惊讶于这个军旅男孩的阳光率直,还是难忘他那双眼睛,或者是那富有磁性的声音?
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洁接受了峰的再次邀请,平生第一次走进部队的大门,真切感受了军营的气息。峰的战友也热情地招待洁,并开着善意的玩笑,管洁叫起了嫂子。洁和这些同龄男孩聊得也特别愉快。
傍晚,峰送洁回家的路上告诉洁: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尤其是听小罗强说你对他好之后就更想接近你。与众多的女孩相比,我更喜欢你的古朴与清新。峰还告诉洁,他的家在遥远的内蒙古,他从十八岁就参军了,至今已有七个年头了。
从支队到洁家的路不太远,他们却并肩走了很长时间。他们谈论着各自的工作爱好以及对未来的打算,也包括曾经有过的困惑。洁恍惚觉得:峰就是自己人生难得的知己,要不为什么两人不说话的时候,洁的一个手势,峰也能心领神会,或许这就是默契?
随后的每一个清晨,当峰带队跑步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时,洁都要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望见峰健壮的身影。生活在军营中的峰,不能随时与洁约会,更不能拿起电话随意闲聊,有两次夜晚,洁拨通了支队的电话,尽管熄灯号早已响过,峰还是在值日战友的掩护下与洁秘密联络了。洁埋怨峰说和你谈恋爱象作地下党,峰却说最重要的是两情长久相知相携而不是花前月下海誓山盟。
转眼间,一年的时光随着洁的琴声从这对恋人的身边溜走,洁又送走了一批上学的孩子,峰也面临着年底的转业。在一个难得的休息日,他们相约来到海边。峰揽过洁的肩坐在大礁石上。海浪冲击着礁石,激起美丽的浪花。峰的眼神有些忧郁,人也不象往日那样健谈。洁的心中隐约有种不安,不知是因为峰,还是因为自己。当洁问及峰的转业去向时,峰面对大海沉没良久,说道:洁,你和我一起回内蒙古吧,我想回到母亲身边。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蓝天草原羊群,还有那里淳朴的牧民。洁的父母都曾经是文革时期下放到内蒙古的知青,洁也曾经听父母说起过草原人的豪放热情。当峰看到洁顺从地点头时,不禁一阵欣喜,随即把洁揽如怀中。
然而,当洁的父母得知峰的专业去向时,却坚决反对女儿的选择。洁不明白,父母曾经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从科尔沁草原收获了他们的爱情,为什么在三十年后的今天,却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去接受那片来自草原的爱?父母却说那里有太多的寒冷和荒凉。洁流着泪请求父母的同意,但父母的态度仍然是那样坚决,洁也劝峰留在这个城市,峰还是无奈的摇摇头。
临近腊月,离峰转业的日子没有几天了,峰不再带队从幼儿园门口经过。洁觉察出峰是在有意躲避他。洁打电话给峰,电话那边传来峰沙哑的声音:洁,傍晚在幼儿园门口等我。
傍晚,峰迟迟没有来,一直到晚上,也不见峰的影子。那一夜,洁再也无法入睡,一种焦灼不按伴她度过了整个长夜。
第二天早上,洁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就见峰的战友彬跑来,递给洁一封信,说是峰让他转交的。洁从峰躲避的眼神里读到了什么。彬只说了声再见就匆匆地走了。洁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看了起来:
洁,不知你现在可好?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开往内蒙古的列车。昨天傍晚我在幼儿园门外徘徊了很久,最终没有进去找你,请你原谅我的失约。我不愿面对这场伤心的离别,更不忍心让你在亲情和爱情之间痛苦地斟酌。无论你父母持什么样的态度,请你一定要相信他们是由于爱的初衷。
洁,我是多么热爱这座城市的碧海沙滩,多么崇尚这座城市的精神文明,我更希望能拥有你,将你作为我今生的爱人。然而,就在今天,我却离开了你,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我用八年青春和热情驻守过的地方。
洁,人生当中的许多事情都是我们无法预料的。我是一名血统军人,父亲年轻的时候是蒙古骑兵,就在我十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一人含辛茹苦养大了我们兄弟俩。三个月前,身为上尉军官的哥哥又长眠于中蒙边境。我由于执行任务,竟没能回家陪母亲度过她一生中最悲痛的日子。母亲说她永远不会离开草原,因为那里有她的丈夫和儿子。我再也不忍心让我伟大而又不幸的母亲伴随着终生的孤独了。
有缘无分是人生的无奈,有分无缘更是人生的悲哀。我们这分爱。值得我用一生去珍藏。
洁,保重!!!
不知什么时候,泪水模糊了洁的眼睛。一阵峰吹来,撩开了洁的长发。洁缓缓抬起头,把信贴在胸口,仿佛感觉到了峰的呼吸。洁顿时觉得,这分爱,即便是遗憾,也发出了它至美的光彩!
峰,来生,一定作你最美丽的新娘!

现在回想一下,我至今依稀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怎样的。
那是你我认识第一年九月份刚开学,那个时候我还不像现在这样放荡不羁爱基友,我其实也不大记得当初我是怎样只知道小伙伴们说我那时候很腼腆,喜欢低着头,你跟我说话我会脸红!大家都叫我害羞哥,现在想想我都忍不住要笑。你呢,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的想法每天下课跑到我的班级门口望来望去的最后盯着我看,我也会抬头也跟你的目光对视,那是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感觉你很漂亮有种清新脱俗的赶脚,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你笑的时候会很自然的露出你嘴角两边看起来很可爱的老虎牙,我记得你很爱笑!
后来渐渐地跟你认识了熟悉了,之后你加了我的Q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我账号总觉得当时我的朋友把我给卖了,你添加我为好友的时候我心里也是有点小兴奋的,身在情窦初开的年龄能有一个不错的女孩子在身边当时我的心情可想而知了,毫无疑问是春风满面地向我袭来,其实我也是掺杂了一些我自己YY的想法,哇哈哈。
每天依旧的上学,下学。不知道是哪一天我得知了一个消息,起初是听到的时候我显得有些惊讶不敢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有人这样跟我说了嘿,隔壁班有个女孩子貌似喜欢你就是成天来看你那个。我没说话因为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这句话显得有些窘迫,其实我心里也想那是真的,不过耳听为虚我也懂的这句话的意思所以当初我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这件事过后一段时间大家也不怎么议论了,不论怎么说我心里对于这件事情对于你我心中其实还是有点期待的。
过后一个星期你跟我告白了!!!哈?当时我着实被你的一句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给震惊了有一些时间。
Are you kidding me
?直到今天我还是佩服你的勇气可嘉,当初我是用了一句大众的话语回应你,是让你给我一段时间让我考虑考虑,有点逗。第二天去上课的时候你貌似在你的朋友圈里说了这件事,因为你说了这件事被我得知后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原因显得有些恼怒,事后我把这件事用作拒绝你的理由!
我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其实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对我作出拒绝你的决定多少有点影响,因为当时我也说了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根本没有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你这样做就像是板上钉钉事情一样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有点要戏耍我的意思,我们根本互相不了解,你喜欢我什么?当时我愈加的肯定你是要玩玩而已不是喜欢我真的想要在一起,所以拒绝了你,现在想来我着实是过激了想多了,你那时候的想法其实就是出于简单的小小虚荣心想跟你的小伙伴们炫耀一下,而我想了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是不是显得我有蛇精病,中二病,如果能回到当初我真想啪啪啪的扇自个嘴巴子!
后来,我们关系一直都是那种你来我往的样子,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然而就在我想这样一直下去时,学期第二年度运动会的时候我跟你吵架了我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了你哭了貌似,自己挺无良的我可是个男的啊~~实在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究竟是怎么了脑子里究竟再想个什么。事后,你我疏远了一些也不怎么在一起说话了,我挺后悔的心里空空的,只能说那时候处于年少懵懂的年纪这些事情都要经历不是么?
一切都过得挺快,转眼已经你我认识第二年的九月份了,我们也成了二年级的学生,成了别人的学长学姐不再是学妹学弟,你有没有一点开心呢?然而我不会知道了再也看不见你那笑起来会露出老虎牙的样子,我毫无预兆的转学了!不知道你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情又是怎样的呢!是悲?还是喜?亦或者是无感?这些我都猜不到的,毕竟我还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会知道。
接下来说说我自己吧,在新学校的日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好一切都很不习惯最后还染上了恶习就此一个大好的奋青就这样被残害了.逃课,打架,抽烟,喝酒,什么都学会了,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学那些东西应该是身在叛逆的年龄还有点好奇心导致的,我没有很好的控制自己我挺后悔。不过呢,我懂得了一些东西,在面对他人诱惑的时候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小时候就常常听到母亲在耳畔唠叨这一句话:学好学的慢,学坏学的快。那时候都是左耳听右耳出根本不以为意,现在知道的时候都迟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俗话都是这样说的,毕竟老人们都经历过我们这个年纪都有经验,说出来的话还是要听,然而大部分人会选择不听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从小听了很多大道理,可依旧过不好自己的生活,那样也好,我一直认为吃一垫长一智要不然光听大道理怎么都不会学会成长。
你我认识第三年九月份,我转学回来了。不知道你看见我的时候心情又是怎样的呢?你应该是有点惊讶对吧,很多人和你想的一样对于我会回来这件事表示惊讶,世事难料我很想大吼一声告诉我的小伙伴们没想到吧,我又回来啦哈,在这里借用撸啊撸一灯大师的一句名言。
万万没想到的是仅仅就是这第三年你我的关系突飞猛进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我以为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会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然而一切却变得那么美好我当然是乐在其中很开心。我们会一起去Shopping和WC,至于WC这件事我很无奈,别的女的都是跟同性结伴去而你呢很不一样却叫上了我,这样难免会引起别人的一些异样眼光和各种版本的流言蜚语,我不知道你对于这些事情是什么样的看法,可你像是完全不知道还是和之前一样重复循环的做着那些事情,不得不承认我心里有点小开心,因为你长得的确漂亮然后每天跟我形影不离。SO,我的虚荣心很满足常常把笑容挂在嘴边,如同你一样两年过去了你的习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喜欢笑,笑的时候会很自然的露出两边的老虎牙,或许是因为整天跟你黏在一起我也被潜移默化了!
话说你每次有事都会找我,无论啥事,因为我会暖你心是么?你会不会依赖我呢?我不得而知了,你说你还喜欢我,听到这句话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你爱开玩笑,但我心里又想那是真的,其实我心里也是有些喜欢你。真的,认识那么久了你有那么的好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又不是机器人,不过我们来日方长嘛,一定珍惜现在好吗?
我们一起所有的事情我想了很久,不一定都要非说出来昭告天下,只有你我才最懂我们之间的事不是么?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后会无期》。
曾许下太多承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完成,至少我记得我要送你一双很漂亮的高跟鞋,要带你去远方携手旅行,去看夕阳西下,姑凉不知在下能fo邀你和我一起奔向那美丽远方?
人生如朝露
稍纵即逝,时间就是那么快,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时间越来越快,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你我之间的事情像是还在昨天,我们还是整天黏在一起,可是现实呢?三年已经过去我们都毕业了,分道扬镳了么?都不在一个城市了以后还会不会关系依旧?难道我们会疏远?一切尽在言中,毕竟你我之间所有的回忆都是真实的美好的不是么?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都还年轻,几年之后再见到你你还是那个爱笑会很自然的露出嘴角两边老虎牙的样子,因为那样我会觉得温暖,不要被生活打败,我知道你会想多,but生活是美好的你要坚信,我还在你身边,再次见面一定一如既往的笑好么?
PS: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如果以后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