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不能说没有女人,那天高涵小声对雨竹说

自从跟高涵有了第一次拥抱,雨竹便觉得高涵已经彻底地抱住了她,抱住了她的身体,也抱住了她的灵魂!她深深地感觉到:他用他的手锁住了她的手,他用他的心揪住了她的心,他用他的血液敞通了她的血液,而雨竹的彻夜无眠和寂静夜里滚烫的泪珠已经见证了在不知不觉中滋生出的爱情。
爱情是什么呢?雨竹不懂!她只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都会欢喜或忧伤,她只知道她想他,她无论做着什么,没有一秒钟不在想他,想他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怎么也不能忘记在他怀里最初的那个心跳,她现在好象有些痴呆,似乎所有的智商瞬间都化为零,她好象变了一个人,她想义无返顾地去勇敢地爱高涵,她想让高涵快乐,只想让他快乐起来,她在乎他,她已经管不了自己了。她似乎觉得爱情就是两个人两情相悦所萌生的爱与被爱的感觉,一男一女的相互欣赏的异性行为,现在她有了爱的感觉,而高涵更是需要她。她并不希望跟高涵将来有什么婚姻,她甚至崇尚西方人对于只有恋爱而不会有性爱的恋爱关系那种柏拉图式恋爱。柏拉图说,两颗心灵很孤独,彼此需要慰籍,,就叫做爱情。
雨竹下了决心,她要把爱情给高涵,她认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终于在两天后的晚上,雨竹去见了高涵,什么也没有说,脸上的羞涩是最好的答案,她只给了高涵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老师,我喜欢你,爱你我要让你快乐!
高涵呢?是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个优秀的好男人,他有着极高的修养和内涵,他应该算标准的正人君子,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雨竹在他心里几乎就是一个完美,那份欣赏和惊讶他永远也解释不清楚。他在她面前有跟她说话的欲望,好象永远也说不完。那份息息相通已经融在他的每个毛细血管里。但他是有家的人,他理智而清醒。再说学生和老师,怎么可能啊?那天晚上只是一个特殊的心情。现在他相信自己能驾驭自己,他不能伤害自己的学生。尽管他是那样喜欢雨竹,喜欢她的聪明,喜欢她的善解人意,喜欢她超出自己实际年龄的稳重和成熟,更喜欢她处理问题的能力。
他笑着看着雨竹,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啊,做能谈心交流的朋友。其实高涵在心里好激动,活到30岁了,雨竹是第一个说爱他的女人。
好,那我们就做朋友,知心朋友,无话不谈的朋友。天真的雨竹和高涵此时都认为他们能够做朋友,做好朋友。
高涵长长的暑假,高考后的轻松的雨竹,外在的环境成全了他们的交流。小河边留下了他们散步的身影,树林里飘荡着他们的歌声,小山上印下了他们轻松的脚步,天空中弥写着他们快乐幸福甜蜜的开心笑容。高涵象一个天真的孩子,这份感觉他从来没有!在草地上和雨竹一起奔跑,在树林里和雨竹一块爬到树上抓知了,在水库边和雨竹一起挽着裤角摸鱼,他们爽朗的笑声回荡着,回荡着一直钻进了他们的心口。就在这潜移默化中,爱情象一个小偷,悄悄地便把他们的心拴上了红绳,然后默默地念了一个咒:有情人,你们相爱吧!便窃笑着悄悄地溜走。剩下的便是男人女人在这个咒语里享受幸福的同时有罪自己受!
爱情的感觉是快乐,那天高涵小声对雨竹说:雨竹,有你真好,不知道这种快乐能有多久?
我希望是一辈子!雨竹笑着回答。 可是,你就要走了啊!高涵有些伤心的表情。
那你就等我毕业后娶我啊!你敢吗?雨竹认真地问。
敢,我敢,只要你愿意!高涵承诺。
那好,我等你,等你娶我!雨竹戏言中又有些郑重其事。
快乐已经让他们有些昏头,快乐也证实了他们的感觉叫爱情!
当大学录取通知书飘到雨竹面前,雨竹竟有些不想走。偏偏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东窗事发,雨竹的心情日记被姐姐无意中翻出读了,雨竹爱上老师的事情让姐姐震惊!对雨竹的家庭来说,简直是比塌了天还要重。
妈妈的审问:说,你和他到了什么程度?
我们不过在一起聊天、散步,真的什么都没有。雨竹没有撒慌,她甚至跟高涵没有接过吻,他们真正有的是快乐和开心。
你是我们家唯一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你什么对象找不到?他比你大10岁,他有家,有老婆孩子,你懂不懂?他是个骗子,他不过是在骗你!爸爸心急火燎地满屋子走动。
不,我的老师是好人,我不许你这样说他!雨竹哭着辩论。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立即断绝和他的任何联系,否则我会亲自去他家收拾他个王八蛋。爸爸下了死命令。
雨竹啊,我们好不容易盼你考上大学,你这一步要是走错,妈妈就不能见人了,干脆死了算了。妈妈说完竟然号啕大哭。雨竹吓呆了,善良孝顺的雨竹跪在了妈妈的面前。
妈妈,你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我听你的,听你的。雨竹从没见妈妈这样放声地哭,她的心碎了,但她却骗不了她自己,她爱高涵,现在更觉得爱高涵。但面对生她养她的爸爸妈妈,她的确有些茫然。从小到大,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伤心,什么是为难,什么是选择,什么是人生的十字路口
那你向爸爸妈妈发誓,从此跟高涵一刀两断!妈妈近乎哀求着雨竹。
好,我发誓,我再也不理高涵,但是妈妈你要答应我,不要去学校和他家找高涵。雨竹真的太怕爸爸妈妈为了她去找高涵,高涵是个特别要面子的人,一但这件事情揭穿,高涵将无法面对所有的人,她怕,怕高涵承受不住舆论的压力。既然事情从她家里引起,她想内部在家里解决。他愿意独自承受这份不该有的苦恼。
事情总算在雨竹的让步下平息。可雨竹的心却怎么也无法平息,她思念,思念她的高涵,她感觉到了爱的感受,总是觉得很甜蜜,虽然她不能再去见高涵,但她总觉得有一个人陪在她身边、有一个人在帮她分担,她告诉自己其实她真的不孤单,至少有一个人想着她、恋着她,不论做什么事情,就算不相见,只要心儿在一起,就是好的。
她开始认真思考爱情是什么?她觉得爱情是照亮生命的灯,没有灯,当黑夜来临人们便看不到一丝光明,她认为爱是行动,不是语言。她需要用行动表现,而不是对高涵说我爱你,爱更需要理解,她不想给高涵多一点负担。雨竹又觉得爱情对她来说就象流感,被爱情病毒感染的人,既瞒不了自己,也瞒不了别人,因为她抑制不住自己的喷嚏和鼻涕。爱情还是折磨,不仅仅是快乐,因为思念高涵时她剩下的只有流泪了。
白格尔说:只折磨自己是单相思,只折磨别人是虐待狂,既折磨别人更折磨自己是爱情。受折磨的不只是雨竹,还有高涵。
高涵连着六天不见雨竹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又不敢去雨竹家找。平时总是雨竹欢蹦乱跳地跑来找高涵或者打电话给高涵说自己的行踪,可是雨竹怎么会突然六天不见一点消息呢?
高涵焦急地满屋子里踱着步然后拿出一根烟给自己点燃,深吸了一口。烟是一种清醒理智的良药,所以他喜欢吸烟,这样能让自己保持清醒。整个屋子里只有一个男人的烟味弥漫在房间中。这时他觉的自己很怪,喜欢一个女孩怎么会到如此的程度?过量的吸烟让他又有了些麻木却又清醒。他想不明白,他怎么可以爱上他的学生!他竟然感觉自己是个罪不可赦的人,他表面看上去很平静,但内心深处却是慌乱。他知道自己可能伤害了雨竹,但却不知道要如何弥补。他给不了她什么,但他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他和她说过的,他将来要娶她,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荒唐,但是他从开始到现在还是不相信那会是他的爱情,可是事实却摆在他的眼前让他不能不信,他想她,他想雨竹!
他有些颤抖地再次拿出烟来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才平静他脑海中那波澜翻滚的思绪。他想到她说的话,她说她喜欢他,她说她爱他。想起了她的一切,他无法抛弃忘记对雨竹的一言一行。不能再等了,他要去看她,哪怕只是去见一面,因为他忍受不了心中的那份突然不见她的深深的孤独、思念和牵挂。尽管他一再叮嘱自己爱情需要耐心、需要沟涌、需要时间好象此时的高涵只剩下驱壳没有灵魂了。他已经陷入爱中无法自拨,他懦弱吗?为什么他下了决心却挪不动步?他恨死了自己!他想狠狠地煽自己几个嘴巴。他一直呆在房里。六天似乎对他而言比一个世纪还久远,因为难受,因为揪心,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把她忘记!
哎这爱情的滋味,究竟谁能说的清?品尝爱情的滋味,不仅是幸福快乐,更多的是心酸和难受!

无论事实多么的不堪,但是欺骗不可原谅。可是我们又有多少人以爱之名行欺骗之实呢?纯情的妹子们,又得途遇多少渣男才能百炼成钢,练就火眼金睛。眼光所到之处,渣男灰飞烟灭。
我的朋友小薇是个普通的姑娘,就像她的名字一般普通,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你瞟了再瞟都不一定可以瞟得到的姑娘。普通的姑娘免不了相亲的俗,在同学的介绍之下认识了他。
小薇是个外表闷骚内心逗比的纯情妹子,所以当一个未曾谋面的人,通过网络将你的逗比模式不断升级成暴走逗比模式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小薇仰着头故作高深道,那是薯条遇到了汉堡,找到了队伍的归属感,我撇嘴不屑,丫能先把嘴边的番茄酱擦了再说吗?
作为一个资深的伪文艺女青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模式切换,我们的小薇同志干净利落的断了每晚捧书的必修课,硬是将伪字坐实到底。
所以,你经常会发现某人嘴角呈四十五度,抱着手机,肩膀不住颤抖,拍她,她会用一种呆萌而又迷茫的表情望着你,放心,此人没有罹患羊角风等疑难杂症。
故此,两个人的江湖,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两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从虚拟到现实。小薇深感此人道行之深,若是不曾聊过,初次见面的话,小薇说她定会视菜色来决定停留的时间,诶诶,我说你够了啊,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展示你的吃货本质啊。
其貌不扬四个字不足以形容他,说实话中下之姿那都是过誉了。一记刀子眼扫到朋友,朋友摸了摸鼻子,我有说过的啊不要太介意外表嘛。
个子不高,长相老成,唯有人比较风趣。
一旦那朦胧的面纱被扯开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有些别扭。小微说不是她矫情,外貌协会,哪个女孩不幻想自己的那个他可以与自己足够的般配,我不是公主,不是美女,所以不会要求你是王子,你是帅哥,但是匹配二字却是要的。
嗯嗯,我点头如捣蒜,同时不忘多抓两个鸡爪。
为了爱情挑挑拣拣,奋不顾身那是十八九岁的姑娘,因为年轻,所以有资本。二十六七的姑娘是什么样呢,爱情重要,婚姻更重要,因为没有多少岁月可以再用来挥霍与蹉跎,但这也不是随便将就的理由。外表不再是必要条件,只要带的出去都是可接受的,人品与家世成了首选。
男孩与小薇很是聊得来,而且w的家世也不错。在网络上两人依旧聊得很high,约会吃饭的话,小薇总是三次去那么一次。这种感觉很微妙,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2月14日,西方情人节,满大街的鲜花与情侣。小薇却苦哈哈的加着班,拿着电话与我诉苦,良辰美景我只能言不由衷的安慰她。落井下石之情尚未表达完毕,丫的突然挂了我的电话,我托了托腮,此处必有奸情。
小薇是个兜不住事的人,这不,环境悠然的咖啡馆里,某人咧着嘴在那里傻笑,拽着词道,
你说老天爷总是公平的吧,给你关了一扇门总是会留一丝门缝给你,长丑了的瓜总是甜的,因为它知道自己在外表上输了一大截,所以拼命的完善自己的内里,对吧?
我利索的起身,挠了挠凌乱的头发,你真是够了啊,大周末的把我叫到咖啡馆,叫了两杯白开水,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些?
在我的胁迫之下,小薇很不情愿的点了一份爆米花,然后略作娇羞道,
他昨天来看我了,很晚了那会儿,送了我一个苹果,然后我请他吃了一顿饭。
嗯,一个苹果,一顿饭,你这智商,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吧!
小薇用一种极其鄙视的眼神瞄着我,庸俗,重要的是浪漫,浪漫你懂吗?
我摸摸鼻子,嗯,不懂。
陷入爱情中的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爱情故事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可是事实却是,同样的爱情故事也许在同一时刻不同的地方无数次的被演绎,而我们只是画地为牢,夜郎自大罢了。
自此之后,我就成了小薇同志忠实的爱情听众,借此时机我们也吃遍了小城的各种美食,当然了如果可以忽略小薇望着钱包那如丧考妣的眼神的话,一切就再美好不过了。其实我也恨的,因为那可恶的小肚腩。
其实,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的。
什么?姑娘这我可就得好好说道说道了,毛主席都说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那你这个叫什么?不以恋爱为目的的相亲简直就是法理不容啊。二位也都是大龄青年了,你说你们也都认识四个月了,到现在还处于肩并肩并排走的状态?得,二位可真是奇葩中的战斗葩啊。
你不懂,我还没有找到那种心动的感觉。
我是没有办法懂,一个藏着刻骨铭心的初恋故事的人,要怎么寻找心动。
但是,也许马上就会有了。
哎,陷入爱情的女人啊,我们的脑回路永远不再一个平台。
五月二十号,单身男女,约炮表白的黄道吉日。我和小薇,一条船,一轮明月,一盆小龙虾,奋力吃着龙虾的是我,对月兴叹的是小薇。春风得意了几个月的人,今天如此豪放的不惜血本请我吃龙虾,看来今晚注定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了,只是月光却如此皎洁。
你知道吗?从开始我自己就不看好和他能成,只是慢慢的却被他的风趣幽默吸引,被他的体贴入微感动。你别说我,感动不是爱情。可是感动与爱情从来都不曾有清晰的界限不是吗?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形成了依赖,习惯了他的调侃,习惯了有他说晚安的夜晚,甚至就连不削的外表都看的越来越顺眼。
可是还没有等到我说开始,他就把我们逼向了绝路。
世界就是这么小,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嗯,还有同样的小龙虾,我请学姐吃饭,她却告诉了我一个惨烈的事实。
你知道吗?我曾经只是简单的问一句,可曾有过前任?他很认真的和我说过,没有。
所以当学姐告诉我他曾经有一个谈了三年,已经谈婚论嫁的女友时,那一瞬间被欺骗的感觉排山倒海,而且我尽然觉得如同吞了苍蝇一般,恶心。
也许人家只是不想给彼此添麻烦呢?况且都是前任了,没有必要的。我不想小薇陷入自我的偏执,虽然我知道也许事实不止如此,但是湖水太冷,我怕她一个激动连带把我也拖了下去。
你知道吗?我的心很小的,以爱之名行欺骗之实本身就是不对的不是吗?而且这根本不是所谓的善意的谎言。况且你伤人只会伤及皮毛吗?不切肤入骨又怎么会痛呢?
他曾经说过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忠诚与尊重。
我点头表示赞同,只是曾经这东西太害人啊。
小薇冷笑,知人知面难知心,一个人渣不渣真的与他丑不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有办法理解的是一个人在对即将成为现任的人柔情似水的同时,是如何舔着脸向即将成为别人新娘的前任苦苦挽回的。
额,好吧,这信息量有点大,将来时的现任劈腿过去式的前任,典型的脚踩两条船,牵着驴找马。而我们的小薇演绎的正是悲情的女一号。
这是忠诚,他没有。尊重呢,你知道吗,他曾动手打过那个女孩。一个男人无论多么愤怒都不应该动手打一个女人不是吗?
这一点我绝对承认,家暴什么的有一就有二,绝对不可原谅。
和你说了这么多,突然间都不明白自己要拿什么立场来愤怒与悲哀了,我们本就没有关系不是吗?开始没有,现在没有,以后就更不可能有了。
嗯,可是你能别用那种伤痛欲绝的表情说这么云淡风轻的话吗?
哎,不是这样的,姑娘你有足够的理由来愤怒与悲哀,为你那颗砰然心动却又被针扎过的心,为你这几个月的真心付出却遭遇渣男的时光致歉。
可是亲爱的姑娘,我们也应该放肆的庆贺一番,不是吗?老板一打啤酒。
来,感谢你前世的行善积德,才让你今生免受渣男的荼毒。感谢那个我素未谋面的学姐,救你于危途之中。感谢那个渣男,带给你曾经快乐的时光,让你离往后的幸福更进一步。
嗯,我谢谢你,待会儿记得把这打啤酒钱给付了,还有你别那个栏杆抓的太紧了,湖水太凉,月色太好,本姑娘没打算跳下去。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终究是太过美好的爱情传说吗?有没有谁的爱情,不曾有背叛,不曾有欺骗,不曾让一个又一个渣男耗尽我们爱人的力气与勇气,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这么白头到老呢?
我想,一定会有的,我相信奇迹,相信命运,相信墨菲定律,只要我们足够的虔诚,相信一切的美好会如清风一般,不请自来。
作者:小鱼之海

大家都说,现在这个社会讲究的是实利和速度,没有那么多的人情味了,不会那么浪漫了,你要想活得好,就得遵循现在的游戏规则。可是如果你本就不想游戏呢?如果你觉得一切都得来个改变呢?如果你向人请教:你来告诉我,现在的游戏规则是怎样的?那么被问的人保准被问住,他也说不出怎样才是合适的游戏规则。
我还是来讲个故事你听听,这个故事里也许就有你想问的游戏规则。 一
火车一路南行,窗外的植物渐次变绿变浓,明显地觉得地气的暖湿。各种肥硕的热带植物长着油绿滴翠的叶子,把刘小宛心中的阴郁之气一扫而光。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座开风气之先的南方城市。她本来在武汉的一家报纸作记者,此时是奉命调到广州建记者站。反正她无牵无挂,能到广州呆两年也不错。说不定,会在广州有点什么故事发生也不一定尽管她理智上并不承认这一点,潜意识却暗暗地希望着,那个人,那件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牵肠挂肚,缠绵不休。
绮霞已经等在站台上。她们是五年多没见过面的大学同学。同窗四载,两个人要好得无话不谈。绮霞分回广州,刘小宛分回武汉,两个人约定了五年一见面,可是一直就没有见面的机会。没想到,刘小宛这一次却是到广州来工作,她们一边出乎意料地高兴,一边感叹时世的奇妙。绮霞早就辞了职,自己开了一家文化公司,看样子做得还不错,从她非常时髦的打扮里也能感觉到她的春风得意。
上学的时候,绮霞暗恋中文系的一个男同学。那个男同学却并不领情,气恼的绮霞哭哭笑笑,干了不少黛玉葬花式的傻事。毕业时却出乎意料,那个男同学是河北的,河北那一年分配名额有限,老师找他一谈话,就把他给分到了广州。刚开始绮霞还不停地写信提到他,过不了就再也没有提过了。估计最后还是无疾而终吧。刘小宛忍不住向绮霞问起他,绮霞说,让我想想,好像还在省财政厅吧,刘小宛又问结婚没有,老婆漂亮吗?绮霞说,好像结了,老婆也就一般般干嘛?絮絮叨叨的,你呢?我可不像你,还会在网上恋爱。问你,网上的那个知道你来广州吗?刘小宛说,没有告诉他,不是有你来接站吗?用不着他。绮霞认真地看一眼刘小宛,我说,你到底从梦里醒了没有?我可得警告你,广州没有爱情,你要是掉进去,别怪我没有早些提醒你。
是啦是啦,你送我到单位,然后我们一起去吃饭,吃完饭你就快走吧,你可是大忙人,别耽搁事。绮霞说,还真是忙,钱没有赚到,人倒是忙得团团转。
刚刚到刘小宛的办公室,绮霞的电话就响个不停。刘小宛只好推说想睡觉,让她快走。她一走,刘小宛就清理房间,还没有铺好床,就听到了手机响。一看到手机上亮着谢青舟的名字,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到底还是没有犟过我啊,又有意地让电话多响两声,才按下了接听键:
嗯?如果有镜子,她是一定要在镜中看看自己得意的笑的,谢青舟在电话里很开心,说,你到了广州?我请你吃饭如何?刘小宛说,你准备在哪里请我?谢青舟说,你想吃水煮鱼还是广东海鲜?他的声音有意放低,听来有一种暧昧的暖意。刘小宛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颊,脸颊还算丰润,虽然她对谢青舟说过,年华逝去若水,青春已然不在,心里却知道,自己还是个很会令男人动心的正当年的女人。
谢青舟是她在网上聊了一年多的网友。他们生活在两个城市,从来就没有想到有见面的可能。因为没有见面的可能,所以才说了许多许多的话,一辈子也不会跟人说起的话,两个人都毫无顾忌地说过了。过后想想都有些脸红,可是一在网上见面,照说不误。
谢青舟在广州有着一份不错的工作,有着一份不高不低的收入;刘小宛在武汉,虽然辞了职,可是误打误撞,让她重新有了一份世人艳羡的好工作;虽然离了婚,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正当妙龄的离婚女人,小有姿色,平常男人都会照顾她几分,她呢,也乐得人家照顾。可是,生活总是有些不足的,这些不足又无法补齐,于是,她就上网,在网上的虚拟世界里转悠转悠。
于是就遇到谢青舟。
一开始就只是寒喧,寒喧过几天之后,就开始谈生活,谈男女。谢青舟说,自己离了婚也有好几年了,身边不能说没有女人,可是总也无法长久,现在的女人,不能给男人一种贴心贴肺的感觉,不适合结婚的。刘小宛说,现在社会都如此了,没有人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人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何以去把握别人,换句话说,就是别人要给,自己也还不敢要。谢青舟连连说对对对,聊着聊着就聊也了相见恨晚,就聊出了难舍难分;好像世界上的真情就只他们两个有,又好像众人皆醉唯他们独醒一样。可是没有多久,他们就也不醒了。谢青舟说,你一个人过,难道就不想男人?刘小宛说,想又如何,总不能随便就上男人的床吧,谢青舟说,难道就没有你想上的床?刘小宛说,几乎没有,就是有,那个床上也有个女人,不上也罢。谢青舟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还何必这样苦自己,言下之意,他自己从不把性当一回事似的。刘小宛就说,听起来你是过得不错啊,那上网为了什么?谢青舟说,上网为了调节,性也只是调节。我把性和感情分得很清。刘小宛说,你是顺应潮流的人,我不行。刘小宛说,你好像总有女人的床可以上一样。心里好笑,心里说,既是有那么多床好上,你又何必上网找我穷聊?木子美不也说过吗,没有实际的,只好电聊了。于是忍住笑,正颜厉色地说,宁缺勿滥是我一概的宗旨。谢青舟那边打出来一个苦笑,说,你要是一开始就抱着跟男人结婚的目的才上男人的床,那么99%的男人要吓跑的,刘小宛说,那我就等那1%的漏网之男吧。美文阅读网
话说到这里,两下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于是就几天没有说话,彼此好像都忘了对方的存在。实际上,却也知道,明明有个对方存在,只是谁也不肯把话挑开了说,谁也不肯去先向对方说话。
按说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刘小宛突然有了一个到广州上班的机会。她报社在这个城市设有记者站,上一届站长还没有做满就跑到了南方都市报,扔下这儿成了空壳。领导研究来研究去,正好刘小宛没牵没挂,领导几乎认定她是最佳人选。她也乐得到广州,于是就在网上通知道了谢青舟。
没想到谢青舟还真的记挂着她,于她来的第一天请她吃饭。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