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澳门官网后来我又写了《重游》、《三游》,温姨还要帮助做上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棵又高又大的树。
一位小男孩,天天到树下来,他爬上去摘果子吃,在树荫下睡觉。他爱大树,大树也爱和他一起玩耍。
后来,小男孩长大了,不再天天来玩耍。
一天他又来到树下,很伤心的样子。大树要和他一起玩,男孩说:“不行,我不小了,不能再和你玩,我要玩具,可是没钱买。”
大树说:“很遗憾,我也没钱,不过,把我所有的果子摘下来卖掉,你不就有钱了?”
男孩十分激动,他摘下所有的果子,高高兴兴地走了。
然后,男孩好久都没有来。大树很伤心。
有一天,男孩终于来了,大树兴奋地邀他一起玩。男孩说:“不行,我没有时间,我要替家里干活呢,我们需要一幢房子,你能帮忙
吗?”
“我没有房子,”大树说,“不过你可以把我的树枝统统砍下来,拿去搭房子。”
于是男孩砍下所有的树枝,高高兴兴地运走去盖房子。看到男孩高兴大树好快乐。
从此,男孩又不来了。 大树再次陷入孤单和悲伤之中。
一年夏天,男孩回来了,大树太快乐了:“来呀!孩子,来和我玩呀。”
男孩却说:“我心情不好,一天天老了,我要扬帆出海,轻松一下,你能给我一艘船吗?”
大树说:“把我的树干砍去,拿去做船吧!”于是男孩砍下了她的树干,造了条船,然后驾船走了,很久都没有回来。
大树好快乐……但不是真的。
许多年过去,男孩终于回来,大树说:“对不起,孩子,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你了,我的果子没了。”
男孩说:“我的牙都掉了,吃不了苹果了。”
大树又说:“我再没有树干,让你爬上来了。” 男孩说:“我太老了,爬不动了。”
“我再也没有什么给得出手了……,只剩下枯死下去的老根,”树流着泪说。
男孩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感到累了,什么也不想要,只要一个休息的地方。”
“好啊!老根是最适合坐下来休息的,来啊,坐下来和我一起休息吧!”男孩坐下来,大树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这棵树就是我们的父母。
小时候,我们喜欢和爸爸妈妈玩……长大后,我们就离开他们,只在需要什么东西或者遇到麻烦的时候,才回到他们身边。
无论如何,父母永远都在那儿,倾其所有使你快乐。你可能认为这个男孩对树很残酷,但这就是我们每个人对待父母的方式。
人生确实如此,请朋友们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昨天,打开QQ,看到了文友心无垠给我的一封邮件,读后,吃惊的同时,又为她的命运感到难过。信是这样写的:
“绍庆小哥:信命不?!一切都是天命。我家爱人属牛,羊年虚岁68了。1月13号确诊得了绝症,又到了不能手术的晚期,只有靠偏方保命。他心如明镜,所以大义凛然,坚持上班,谁说也不听。最后爬不起来了,才放下这份退休后的工作。我的承受可想而知。做我该做的,顺着他,保营养,至高的伺候……我没有倒下或痛快哭泣的选择……我只能坚强。大夫给他的生命期限是最多一年。残酷不?!爱人他什么都知道了,2月9号住院13号出院做一般性治疗,为办理慢病做准备。听说每年9至12月办,还真不好说能否享受到。他现在只吃稀饭,鱼虾发物不能吃,人瘦了30多斤了。天天肚子痛。我不说憋得慌,说了给你添熬遭了。惭愧难过了。所以请你务必保重吧。快乐珍惜每一天才是智者。他现在又住院13天,才出院。但吊针完后下午回来。上次在大医院,二次在友谊医院和老年综合五科跟他爸爸妈妈一个楼层。人生晚年多眼泪哦。我的快乐从何来?最多挤点不定时的时间去山海边走走散心罢了。我的命真是苦了。今天他又在铁路医院住7天了,没希望了,病情发展很快。我心碎喽。原本想他退下来不干了,我一定会带他去麻大湖看哥哥嫂嫂。我的命是八尺哦,现在儿子结婚了,但还没有抱上孙辈呢,真是残酷。他的时间不会太长,再有三个月活都是万幸的,所以我只能全力以赴。小哥写东西不要太熬夜,酒也要少喝,我爱人是喜欢酒的,现在就彻底断酒、断饭了没招儿了。住院就吊针维持,惨了。”
读着朋友的来信,我难过的都掉了眼泪。提起和她的相识,已经有几个年头了,虽然从没有见面,但是,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朋友的感情却越来越深。
结识心无垠,是在几年前,那时,她是烟雨红尘的编辑,我只是个文学爱好者,有时候写几篇小故事,发送到烟雨红尘里面,很少引起读者的注意,我看到,在我的文章后面,都有心无垠的评论,从此对她便逐渐的有所了解。
后来她退出了编辑,我做了小说版的总编辑,接触的机会更多了,她虽然在我的文章评论中留下了她的QQ号,但那时候,我还没有申请QQ,说真的,我很不喜欢聊天,因为太耽误时间了,后来,为了和编辑们互相探讨、互相学习,孩子才以‘老子’的昵称,给我申请了个号码,后来自己感到“老子”不太好,又改成了现在的名字,并加入编辑群,因为我们同岁,都是53年生,我生日比她大,又经常写关于麻大湖的散文诗歌和故事,因此,他称我麻大湖小哥,我称呼她妹妹。
心无垠是个多面手,是一位才女,大连市作家协会会员,健身俱乐部会员,无论是写小说、散文,还是杂文和诗歌,都很出色,她的散文独具特色。从她的文章中,我也了解了她的艰难的经历,也探讨了她的内心世界。
她读每一篇文章,都是深入进去,仔细阅读。对每一篇文章的评论,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她的评论有鼓励,也有问候,既点明优点,也指出缺点,同时也指出写作应注意的事情,篇篇切中要害,给读者以启迪。
我对她很感激,写过很多诗歌来诉说我们之间的友情,我记得第一篇诗歌是:赠心无垠
心交朋友情谊深, 无意插柳柳成阴。 垠高海阔难阻挡, 弟兄姐妹皆知音。
山也无垠水无垠, 无垠妹妹降红尘。 散文小说诗词赋, 篇篇精品警后人。
11年元旦,我给众多的编辑,作者祝福,首先想到的是心无垠,为此,我以顶针的修辞方法写了一篇《元旦寄赠心无垠》
烟雨相识心无垠, 无垠妙笔闹红尘。 红尘朋友干一杯, 一杯美酒表寸心。
和心无垠交往,是一种快乐,她的评论风趣幽默,耐人寻味,几乎我的每篇文章都有她的评论。
记得在烟雨红尘《情、互动》全国征文活动中,我写了一篇小说《心无垠梦游麻大湖》发表,当时连个推荐都没有,心无垠看了以后,打了一个评论:“大胆地说,这样短小精悍的小小说,立意新颖,又是应征,笔法流畅,趣味无穷,真是不可多得的烟雨互动体裁……为什么提不上精华那?想不通哦?”
“天啊,我都乐晕了……绍庆老师真是天才哦!这样精巧的立意,融入众多文化之元素,让人在欢快的阅读中受益……佩服!无垠大谢你大胆滴将其网名字嵌入,并把握住了人物性格,让小说更具可读性!”
“小哥这会儿你真得让小嫂嫂时刻准备着,我一高兴,就领着妹夫去游玩——麻大湖,吃金丝鸭蛋,琉璃藕,醋沏小鱼……还有野鸭、天鹅什么的……啊,那要是保护就算了!呵呵……还有要备好酒,不得怠慢哈!哈哈!”
“呵呵,小哥啊,我就是这样率真的一个人,敢说敢做,乐天正直。在烟雨能跟这样多有高德,有才华的文友们交流乃是我今生幸事,呵呵……我骑天马,我快乐哦,我交文友我幸福哦……谢谢你对我这样的评价,妹妹大礼了,哈……”
后来我又写了《重游》、《三游》,《四游》,她也写了一篇作为报答。这篇梦游麻大湖,后来加精,在征文中获得了三等奖,这也有心无垠的一份功劳。再后来,我们还写过几篇诗歌,互相应答。朋友之间,以文交友作为乐趣,增加了相互间的感情。
网络是虚拟的,但朋友的感情却是真挚的,它没有利益的驱使,没有铜臭的熏陶,这种感情是纯洁的。
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是,作为朋友来说,却恰恰相反,结交新朋友,难忘老朋友,随着时间的推移,朋友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深。
我知道她的信是蘸着泪水写成的,谁看了都会伤心,我只好用简单的语言回信来安慰她:命运总是捉弄人,遇到了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自己还要生活,现在你要调整好心态,千万别累着,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要坚强,家庭离了你不行,特别是到了咱们这年龄,浑身的零件都逐步老化,最容易出毛病,自己要保重自己。
她告诉我,现在,她日夜守候在丈夫的病床前,每天写一首诗来消磨自己的时间,寄托自己的心情。她以《365——与你一起开始生命倒计时》为题,从1月13日丈夫检查出癌症后,每天都写,写完后发送给我。这些诗歌,记录着她和陪着丈夫走完这最后的旅程,令人伤心,又令人感动。发送几首,以飨读者。
最后,祝愿我的朋友:能有奇迹出现,一天天好起来。天使也会眷恋好人的。
作者:初绍庆

前几天岳母又进入了我的梦境,她对我说,想吃小米饭了。屈指算来岳母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六年了,二十六年来每当梦见她,她的模样都和活着的时候大不一样:健健康康的、满面红光的俗话说,人有双重父母。岳母对我来说,比别人家的丈母娘多了一层特殊的关系。
一、那时候我叫她温姨
1964年我十一岁,从一个小镇搬到赤峰。家刚刚安顿好,家里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给我的唯一印象是瘦。当时三年困难时期刚过,满大街都是瘦子,但是没见过还有这么瘦的人,衣服穿在她身上就像挂在衣服架子上,袖管空荡荡的,裤管空荡荡的,走起路来整个人像是在飘。客人坐在炕上和我母亲唠嗑,母亲让我叫她温姨。
客人走后,母亲说温姨是她在翁牛特旗工作时的老同志,当年她在翁牛特旗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来到赤峰后得了一场大病,动了几次大手术身体垮了,你看现在瘦得皮包骨头了。
随着两家交往的增多,我对温姨的家世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温姨的父亲出生在河北省平泉县,念过几天私塾,也算粗通文墨,给一家大户当账房先生。后来这位财主在宁城县存金沟开了一处买卖,只身来到宁城县,娶妻涂氏生育四个子女。温姨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都已经成家。温姨有三个孩子,怀第四个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晚上下班没有看清楚路,被路边一根固定电线杆的铁线绊倒了,造成大出血。人昏迷了,急急忙忙送到盟医院抢救。当时的盟医院条件十分简陋,对这样危重的病人当班的医生束手无策。后来院长下了命令:死马当活马医,手术!温姨成了盟医院第一例子宫全切除手术的患者。仓促实施的手术效果可想而知,手术做了十个小时,输血两千毫升大人的命是保住了,但手术的后遗症是腹腔粘连。盟医院是治不了了,转到北京医院,又做了两次手术,也只是达到了减轻粘连的作用。于是,她的身体彻底垮了,那一年她二十七岁。
温姨结婚后把父母接到身边,当时的七口之家也算是大家庭了,还要接济娘家和婆家生活困难的亲戚,家庭负担很重。虽然自己弱不禁风,作为一家之主,还要支撑着一大家子过日子。那个时候家家的日子都很困难,但温姨家的日子在她的调理下过得还是蛮有声色的。
首先是温姨手巧,会裁剪、会缝纫。全家人的衣服都是她自己做,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全家老老少少都穿得整整齐齐、体体面面的。大人的衣服穿旧了改成小孩的,大孩子穿小了改成小孩子的,实在不能改的衣服用浆糊打成袼褙做鞋子。温姨做衣服还会做出一些新样子:在胸前绣一朵花,给口袋按一个边,开一个别致的领口每当她们家的孩子穿出一件新颖的衣服以后,就有家长拿着布料求温姨给她们孩子也裁一件。碰到不会做衣服的家长,温姨还要帮助做上。温姨家在吃的方面很注意应节气:正月十五炸元宵,二月二煮猪头肉,端午节包粽子,夏至冬至吃饺子,腊八喝腊八粥,过年要蒸上一坨年糕每次这些好吃的做出了来,温姨都忘不了给我们家也送一些尝尝新鲜。
温姨家有一个不到半亩地的小菜园,是他们家调剂生活的重要基地。在园子里栽了葡萄、苹果、梨、栆,一到秋天硕果累累,吸引了不少嘴馋的孩子。我经常看见温姨蹲在地上侍弄园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菜园也有丰厚的回报,新鲜的蔬菜一茬接着一茬地摆上了餐桌。最先下来的是韭菜、小萝卜,紧接着是青椒、西红柿、豆角、茄子最后是白菜、胡萝卜。一年四季几乎不用去买菜,节省的开支不会小吧。
最重要的是温姨过日子会精打细算,她经常说,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才受穷。布票不够用就到商店买布头,回来拼衣服;为节省粮票就到副食店买点心渣,给孩子们解解馋;买手绢做裤兜,买笼屉布做棉裤里一颗白菜,菜心做菜,菜帮腌咸菜,菜根喂猪,猪饲料不够就发动家人到山上打猪草。每年过年都要杀一口猪,瘦肉做成腊肉,肥肉炼成油,全家七口人一直吃到六月份。过日子她总有一些新奇的办法,贫困的年代开发出了她的无穷智慧。
二、友谊带来的患难
俗话说,患难出友谊。可是在文化大革命这个疯狂的年代,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会发生,是友谊把我们家和温姨家带进了患难。
我父母因为都来自牧区,日子过得比较粗糙,又兼刚刚进城,居家过日子难免缺东少西。东西一不凑手,就要到温姨家去借。今天借手推车,明天借秤盘子,后天油瓶子空了,也要去温姨家借豆油。亲戚朋友来了借行李,电线坏了借钳子,要蒸豆包借笼屉,筛米借筛子,洗衣服借大盆,衣服干了借熨斗温姨的母亲说:老格不会过日子。温姨说,不是,咱们家是农耕文化,他们家是草原文化,过日子各家有各家的方法。要说挤牛奶、熬黄油、做奶豆腐、炒炒米咱们还不会呢。
东西有借有还,人一来一往,两家交往自然就多一些了。在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邻里之间保持着守望相助的传统。母亲和温姨对脾气谈得来,相互串门成了每天晚上的必修课。母亲经常坐在温姨家的椅子上与倚在被服垛的温姨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家长里短温姨的母亲也经常盘着腿坐在我们家的炕头上,嘴里叼着大烟袋摆着龙门阵,我在地下端茶倒水、划火点烟伺候着家属院里的人都知道我们两家关系特别地好。
1968年的冬天,我父母被打成内人党都被关起来了,造反派还抄了我们的家,抄家当然是一无所获了。造反派突发奇想,断定黑材料一定藏在温姨家里,于是就把温姨的丈夫关进牛棚,把温姨家的三间草房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了个遍,又在葡萄架下挖了半天,大冬天的出了一身臭汗也没有收获,造反派灰溜溜地走了。临走放下一句话,让病休在家的温姨每星期到机关聆听一次讯问。有一天我在十粮店门前看见温姨让儿子用手推车推着往机关走,车子上铺了一片毡子,温姨披着一床棉被,瘦弱的身躯在棉被下冻得瑟瑟发抖。我向她问好,可能看出我有些担心,她对我说:孩子别害怕,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缺德的人没好报!
那一年过年,家里只剩下我们哥四个,都是孩子。除夕夜,温姨来到我们家。我说:谢谢温姨来看我们!她说,他们都是瞎胡闹,你爸爸妈妈是好人,总有一天会平反的。过年的东西置办怎么样了?她拿出几个苹果分给我的几个弟弟。然后帮助我们剁馅和面包饺子,温姨包饺子是两手一块捏,一捏一个,一捏一个,非常地快,我学了半天也没有学会。为了逗弟弟们开心,她把饺子包成小鱼的模样、小兔的模样。最后包了一个大合子,嘴里念叨着:和和气气吃饺子,开开心心过大年。其实,我们心照不宣,大家都有一块石头压在心头。饺子下锅了,温姨踏着稀稀拉拉的鞭炮声消失在夜幕中三、温姨变岳母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