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澳门官网但是我却不知道瑶姑娘会落泪,母亲问俊强长大了想干什么

良木,这是写给你的第一封信。
十一月下旬的南方并不冷,只是偶尔哪个晚上会有风吹过,凉进皮肤里。宿舍楼与教室之间的大广场总是那么热闹。我夹在陌生的欢笑的人群里,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
其实我过的还不错,每天捧着书从教室到食堂再到宿舍。老乡师兄帮我在考研教室占了位置,我夹在一堆考研的大四党里。我常常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很喜欢坐在考研教室里。大摞大摞的书堆的很高,像高中的时候一样。只是教室里的人永远不满,每个人占的位置不知一个。也没有了那么不爱学习而被迫坐在教室里捣乱的学生,比如你。
我承认,我只是在怀念早已怀念烂了的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这是我的近况,你好像也还不错的样子。
我看见你在空间传了新谈的女朋友的照片,挺好看的,那个相册的名字是oneandonly。我看见了她你的留言,应该是个温存的姑娘。其实有时候我也想留言,就算只是无关痛痒的废话,可是我看到上面其他人的留言少之又少,姑娘每天暖心的留言让我却退。
不想太突兀,亦不想打扰,如此便好。
良木,我只是有一点点的难过。第一次看见那个女孩子的照片,我评论了祝福两字。其实那天我纠结了好久,想了很多,打了好些字,然后有删掉,之后简简单单的祝福。我是真的想祝福,祝你幸福。
昨天我看到你发的跟她一起学习的照片,你说阳光正好。我看见那个女孩子在下面的评论是良木,快起来学习,加上一个大骂的表情。是个被你宠溺的孩子,真好。大家都说要见见嫂子,你说好。
昨天你给我留言,你不是喜欢留言的人,几年也不见你留过一次,突然写这么些话,让我措手不及。你说你笑得样子真好看,在我有次过生日你给我刷了好多留言,同桌时,坐的靠窗户,那次把你弄哭了,我不知道怎么办,嘿嘿,还好你不记仇,其实很喜欢高三时你跑下楼来找我们玩真想有那么次聚会,可以叫齐我们一起玩的人,确实是高中的时光最美好看到这些的时候我有点发蒙,我以为,以为你已经忘记。
我已记不得你把我弄哭过,记不得我给你刷过留言。我不知道你认为我笑的好看,因为你总是骂我笑的嘴巴很大。不知道你喜欢我经常下楼找你们玩,因为没有经常跟你一起。同样的,你一定也有很多你不记得,不知道的但深留我脑子里的事。
比如,同桌,你不让我出去,我只有翻窗出去,无论是自习时还是课间。比如,我把咖啡泼到你桌面上,书都湿了,印上咖啡印,有次还把咖啡喷到你脸上。比如,你用笔戳我腰,帮助我训练不怕痒。然后被老钱叫去训话。比如你跟我在街上说你初中女朋友,说六班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比如在情人坡我们一大波人拍毕业照,后来被老钱批,好像你们回去的时候站了四节课。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我为我开心,我陪你一起去找复读班。良木,其实我有想象过,在听说有一百八十多人的拥挤不堪的大教室里我们一起奋斗的情景。
那天我们坐在城外的新开的复读班的空楼的楼梯上,无所事事的鬼扯。校园里很安静,卫门大叔安逸的抽着烟,我们在猜想哪里是宿舍楼,哪里是食堂,只有三层的教学楼。上面写的文复一,文复二,理复一二三等等。新装的教室里还没有打扫干净,那么大的教室里吊着几架风扇,复读的残酷好像变的没有什么了,那里,瞬间成了重新播下希望的地方。那天,我心里很满足。
我一定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那时候我正有另一个阳光安静的男孩子陪着我,只是感情已经变的模糊,摇摇欲坠。
你玩笑着说要不要一起复读,我确实是心动了。我以为这就是我以为的。可是后来我认真的问你意见的时候,你说,走吧,女孩子能早走就早走。你一定不知道,如果那时候你说的是让我复读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留下来。那样,现在会不会很多的事就不一样了?
我讨厌说如果。可是又总是忍不住去说。
后来我在县城里,帮你去一中打听复读报名的一些事情。你约我出去,你说以后一起聚就有点难了。我说好,约在你去合肥的那天。可是那天下雨了,很大的雨,我没有伞,也不知道怎么去火车站,十八年来第一次恨自己的路痴。然后你就走了。自那至今,再没见过。
你复读的时候我在南方靠海的温暖的城市,在陌生的方言和人群中穿梭。其实大一的时候我过得很不好,不是矫情,我是真的不好。只是我知道,心里还有个希冀,那就是你。我相册里保存了一张照片,是你俯身在高高的书堆里奋斗的背影。我偶尔去你空间给你留言。一两句,很普通的什么加油,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可是这些字是我给别的同学的不一样的。当然,这些是你不知道的。
这三年,每年你的生日我都给你发消息生日快乐,没有留言过,我怕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生日祝福摆在那里会太突兀。还好你生日是重阳节,这样就表面我没有可以的去记住你生日,正好是一个很好记的的日子。而我,也只是顺便给你的一句祝福。顺便回忆那么多美好的你。
良木,我的空间只有三篇别人可见的日志,一篇闺蜜写我的,一篇我自认为不错的人生第一篇杜撰的故事。最后一篇,叫做《像锡兵那般坚定的爱你》。你一定不知道,我转这篇文章只是里面有一句话:她见过他落魄的样子,见过他最软弱无助时的样子,见过他最没出息的哭泣。若是他和她在一起,爱多一份,那些他不愿回首的时光就清晰一分。我认为在你眼中的我一定是一个不堪的形象,我没有勇气再去面对。这篇日志,为你而留,为我对你难以言说的青春而留。
在你面前,我太过落魄。你知道的太多,知道的太多的适合做两种人,一是闺蜜,可惜,你不是,我也不愿意你是。另一中,普通朋友,带着陌生人意识的朋友。
你一定也不知道,高考之前你没有拿留言本给我,我脑残的去你教室拿走你的留言本,写了一堆又一堆,那天是我半夜趴在床上写的,写了好多,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说的太多,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第二天放回你桌子里,可是后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班的同学都知道我自己拿你的本子写留言。而你,并没有让我写的意思。瞬间觉得无地自容,还好,我的脸皮够厚。脸皮厚的好处不少,得到的也不少,或好或坏。
如今,我已经能够用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身边的事,时间打磨的我连棱角都没了。我开心,又有点难受。我总是一个人,你一定无法想象以前连上厕所,吃饭一个人都觉得落寞的我现在能够一个人做很多事,带着好多人的回忆去做一个人的事。我慢慢的喜欢上了在漆黑的夜里,一个人走在走廊上吹海风,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码文字,一个人去怀念你给你曾经。
良木,我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写给你这篇你永远也不会看到的东西。希望你像阳光一样好。

伶仃九泉挂相思, 寂寞百载谁曾知。 三世回眸两相忘, 几层追忆几层痴。
曾经我们都在同一条路上,遇到自以为对的那人,为他痴,为他颠,直到最后为他流下冷的泪,然后全无方寸的微笑、转身,嗤笑已不存在的诺言。
我承认,与你遇见,是我此生最美,也最痛的回忆,那日,不早也不晚,就在你回眸望我的那瞬间,你的钱袋被那人顺走,我没喊,也没追,我什么都没做,就这样静静的望着你,你也是那般温柔的望着我,如此静好的画面,希望一直静好下去,只是,如此美好的梦,即便是说书人也无法去赋予。
你笑,朱砂落眉间,我痴,一切都恍世如烟,不敌一个你。你走,我尾随在后,不为其他,只为你的身无分文。
公子,为何总跟在我身后你忽然的转身,你的眉清目秀,点了我致命的血脉,那时,我坚信,我,是生是死,只在你一指之间。
姑娘,若我不跟你,你该如何进这家店我指着她身后的那家纸扇店。
你四处找钱袋,急切却有那么淡然,我没去打扰你的急切,我只想好好的看着你,哪怕就那么一瞬。
姑娘,留步或许当美好失去的时候,我们都将尽力去留住,哪怕留住的就那么一瞬。
你终究是走了,没有回头,那么决绝。市集上的人仍旧来来去去,那么惨白,那么依旧,就像你不曾出现那般。你我之缘就此断绝?我不信!
你永远都想不到,我们会在那家纸扇店重逢,你说这是缘分,我笑却不应,你怎会知道我在此处等你多久,徘徊多久。我挡住你进店,你恼,我笑,递给你百般求我父亲修好的那纸折扇。你的惊,在我预料之中,你的怒,却是我所测之外。你红着眼,流着泪,扔掉那纸扇。
父亲从纸扇店走出,捡起纸扇,对我叹息:
这纸扇,是瑶姑娘心上人留给她的唯一物,你篡改其中,无疑伤了她的心
我知道,只是她的心上人早已逝去,瑶姑娘又何苦这般执着
自难忘,自相思,雪天泪,映天下美人心碎。那夜,寥寥是无眠,起身将你放不下的纸扇,仿作如真,不为别的,只为你的痴,即便不是为我而痴。好在,你信了,见你捧扇而泣,我笑浮生悲怜。
楚公子,谢谢你
不用言谢,我只是赎罪罢了,瑶姑娘,斯人已逝,何苦这般为难自己,
我答应过他,非他不嫁,我要守着诺言
瑶姑娘,虽然你如此执着,但在下依旧想说,哪一日,若你想嫁,在下便娶,我等你在痴恋面前,我义无反顾,即便耗尽一世。
至那日后,我便真正的知晓了,我对瑶姑娘的痴到了不可收拾,每日,我便早早的来到瑶姑娘的屋前,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吹着她心上人爱的笛曲,我知道,她定是知道那是我,不然她怎会如此淡然,淡然也好,不淡然也罢,终究只是我飞蛾扑火的一厢情愿。
在知道瑶姑娘最喜杜鹃花后,我便着魔了般,画着各种神色的杜鹃,在庭院里种着各种杜鹃,即便拔了父亲最爱菊花。我想等哪天瑶姑娘愿意嫁后,我便拿着这些娶她。这些天,我在杜鹃花里穿梭,编织着一个只有我一个人爱情。这些天,瑶姑娘,依旧如前,唯一变了的便是,她会在我的笛声响起的时候,拿着折扇,投入回忆,我知道那回忆不会有我,可我仍旧不悔。
有时候,默默的付出,也会是一种奢侈,最怕连付出的机会,都不再拥有。有时候,爱情盛开也需要选择对的时间,乱世里,爱情最是奢侈,原以为,只要我愿意等,总有一天会等到瑶姑娘的那句我嫁,那样我便可答她一句我娶。世事无常,我们都败给了谁?所有的梦,所有的等,都敌不过一句征兵。
楚轩,不要怨,父亲走进我房内,为他的作为解释。
为何要怨,国家有难,为国效力,不正是我男儿所追求的
父亲,此时你为何语塞,是在为我难过,还是在为你悲哀。我知道,这些都不是。
你不怕我战死? 你的叔叔是这次出征将军,他会保你。
原来如此,一切的一切,都不过出于一己之私,让我和瑶姑娘不再相见,让我身近官场瑶姑娘,我是否该见你最后一面。
碧影归,音频几重,情未揭,离别覆迷眼。终是决定去见你一面,那日的你,格外的美,美的让我不忍说分别。
楚公子,今日,找我何事 没什么事,就是多日不见你,看看你如何
楚公子,真会说笑,那每日清早奏曲者是谁呢?与我料想的不错,你定是知道我便是那奏曲者。
什么都瞒不过你瑶姑娘,但有一件事定是你瑶姑娘所不知的。 何事?
我从后门将瑶姑娘带进开满杜鹃花的庭院里,拿出那些杜鹃画,虽然我知道瑶姑娘定会错愕,但是我却不知道瑶姑娘会落泪,为我而落的泪,当我拥着瑶姑娘时,我释然了,能够让瑶姑娘为我动容,我今生无悔,我需要的也仅是这些罢了,别的不敢再去奢望。
楚公子,明日湖边见,我等你,瑶姑娘笑着看着我,然后离开,带这那些杜鹃画,我留在原地,流下了今生第一滴为情的泪,恐怕也是最后一滴。
是不是命运都是这般玩笑,明明守得了明月,却要瞬间乌有,我知道,我明日我便可以见得明月,我也知道,我的明月也在明日化为乌有。明日,我便要负了瑶姑娘,负了爱情。
次日,我踏马而去,没有回头。 次日,杜鹃画粉碎在湖边。
边塞萧瑟,不见杜鹃蕊,愁殇情。我改不了对你思恋,总是幻想你在等我,就像曾经我等你一样。这样的幻想总是能让我在凄凉的塞上,有希望活下去。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这样幻想下去,不要醒来。只是,为何命运总是要掠夺我仅有的希望。

窗外又飘起了小雨,秋风飒飒,地上已落满了一层黄叶,几只鸟站在梧桐树的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着
妈妈,我要保护你,妈妈,我要救你,妈妈我要,俊强用尽全身的力气对早已哭成泪人的妈妈说。
不不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啊!母亲哽咽的说道。然后把俊强紧紧地抱在怀里,又大声地哭起来。
俊强仰起头,双眼凝望着母亲,用手连忙去擦拭母亲的眼泪,妈妈,不要哭,不要哭了我要救你,妈妈不哭。
妈妈不哭啦,不哭了,话还没说完,眼泪又按捺不住的流下来了。
哭了好一阵子,母亲才平稳过来。两眼直直地看着儿子,从上往下看了又看。然后把俊强又抱在怀里,只是紧紧的抱着,什么都没有再说了。
故事还要从六个月前说起
离婚后,俊强就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子相依为命,生活过的既幸福又惬意。渐渐地儿子已经七岁了。一天儿子突然在学校昏倒,得知消息后,母亲连忙赶往学校,把儿子送往医院。不幸的事发生了,儿子被查出脑癌,并且已是晚期。母亲得知后,当场昏死了过去。
在日后的日子里,母亲用尽了家里所有钱来替俊强化疗,该借的都借了,但俊强的病情反反复复的不见好转。每当看见儿子头痛得又哭又叫的时候,母亲心如刀割一般,恨不得自己能代替儿子,忍受这一切犹如剜心般的痛。俊强很懂事,虽然母亲没有告诉他患病的实情,但他心里却很明白自己,肯定是得了非常厉害的病。渐渐地,他再也不在母亲面前痛哭,即使再疼时,他也强忍着。每次母亲问他头痛不痛时,他只是笑着对母亲说:妈妈,好多了,不怎么痛了。
三个多月终于过去了,俊强的病情仍然没有什么好转,反而癌细胞又扩散了。祸不单行,一个更不幸事情再次降临到这对可怜的母子身上。母亲被查出尿毒症,急需肾源才能活下去。
庆幸的是俊强外婆的一个突然想法可行。得知女儿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后,俊强的外婆看着女儿和外孙,心如刀绞,两个亲人能救一个也好啊。于是他瞒着女儿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偷偷地告诉了医生。经过化验配对,俊强的肾源和母亲真好相匹,可以进行移植,于是她哭着对女儿说:让俊强把肾捐给你吧!
俊强的母亲听后,立刻拒绝,说:这怎么行啊,孩子都那么痛苦了,我这个为妈的都不能为儿子做点什么,还要他在临走前,再替我挨上一刀。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况且他的肾小,也不适合我,不要再说了,我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一天,母亲问俊强长大了想干什么,俊强毫不犹豫的说:我长大了,我想当兵,我要保护妈妈,还要救妈妈!听儿子说完,母亲的泪又流下来了,她恨自己不能救儿子,不能为儿子做点什么。
又是两个月悄然过去,俊强的病情又加重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癌细胞压迫了视觉神经导致俊强的眼睛也看不见了。但俊强很平静,他知道自己哭,妈妈会更加伤心、更加难过。看到外孙这样,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外婆和其他亲人又陆续来劝说俊强的妈妈。
没有办法了,我们也是千万个不忍心,不舍得啊,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孩子都这样了,如果孩子有一天去了,他至少还有一部分在你的身体里,你们母子相连,这样你就可以代他活着啊!听到这,俊强的母亲终于含泪答应了。
事后,俊强的妈妈反复问医生,儿子移植肾时会不会很疼,得知医生确定不会疼的信息后,母亲的心才终于落下来。
手术非常成功,当俊强的母亲被推出手术室时,她并没有再哭,而是很欣然的笑了。隐隐约约中她仿佛见到儿子俊强也正在朝她笑,儿子笑的好开心,好开心
太阳钻出了层层的黑云,几束淡淡地斜阳,立刻将暗淡的天空照亮了。在那一道道鲜艳的紫霞背影下,像是撑开了一匹无际的蓝色的绸缎,漂亮极了
作者:李玉良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