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天池说,你似乎都没有发现过

林喜欢偷偷看同桌的敏,每天上课他都用课本遮住脸,挡住老师的视线,专心的看着她,看着她的一瞥一笑,看着她专心学习的样子。
林觉得敏很笨,怎么就没发现自己一直对她的偷窥。敏其实不是没注意,同桌之间的距离早就让她敏感的心灵多了一份悸动。不过敏不敢转头去看他,只能装作专心听课,心无旁骛。
林下课时喜欢哼哼歌,每天都哼唱哪首《同桌的你》。这歌声中的音符就像一个个小魔鬼钻进敏的心里,让她浑身不自在。每次她听到一半都会逃出班级,找个无人的角落抚摸自己狂跳的心……
如今,林和敏都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一次同学聚会,他们重逢了,四目相对,似乎有些东西在眼睛里燃烧着。
酒过三巡,敏微显醉态,起身躲进天台,遥望着天边的繁星,那一闪闪的亮光多像林的双眼。这一次敏没有逃避,勇敢的迎向那些星辰,仿佛和林的目光相视。
“敏,过的好吗?”
敏惊恐的回头,林双手插兜拘束的站在她面前。“我……我……我挺好的,嗯……你过的怎么样?”敏的口吃暴露了她的紧张。
林笑着说:“嗯!还好。” 敏沉默了。
“还记得咱们上学的时候,每天晚上放学天都黑透了,我怕你有危险,偷偷的跟在你后面,你似乎都没有发现过。”林说。
敏一愣,不加思索地说道,“开始我还以为是有坏人跟着我,后来我才发现是你,所以我才安心的走在你前面。”
又是一阵尴尬。
林鼓着勇气说:“那时候我每天都偷偷的看你,看你的脸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可你从来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敏低着头,轻轻地说:“我知道,可是我没敢回头,我怕一回头,我的眼再也放不开,可我也知道,那时不是我们可以相恋的年纪……”
他们沉默,许久后林伤感的说道:“我们最终错过了彼此,有时候我真后悔,如果毕业时我能勇敢的向你表白,我们的结局是否就会重写?”
敏笑了,笑的有些坦然,她说“我们并没有错过,在那个懵懂的年纪我们给彼此留下了一段青涩的记忆,这种记忆可以在寂寞的一生中成为最美丽的回忆,多美好呀!”
敏的话让林久久的仰视着夜空,在这个夜空里有两颗闪亮的星星,彼此遥遥相对,却相隔万里。
有同学发现了他们俩个消失,笑闹着跑过来拉他们回去,他们又重新回到酒桌,继续喝酒颜笑,直到酒精麻醉了意识。
因为醉了所以没有握手告别,因为醉了所以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因为醉了这一天成为了他们的心底永久的怀念。
同桌的你,一定要幸福呦! 作者:守望天使

女人是男人买回来的,女人原先的家在大城市,被拐骗来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卖给了一位整整大她二十岁的男人做老婆。刚开始她特别想跑,男人就用拴狗的链子拴住她,锁在四处漏风的仓房里。吃饭的时候扔给她一盆狗食样冷饭菜,为了活命她只能一口口的吞食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
直到女人彻底被屈服了,赶也不跑的时候,男人才放她自由,可也不许她进城,自由活动的地点只能是家和天地之间,女人每天都要跟着男人下地里干农活,走在男人身后的女人,盯着男人,高大、结实,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背影,心里一阵厌恶。只想早点摆脱他的控制,回家去。
男人其实一点也没放松对女人的监视,因为他怕女人一离开自己的视线就会变得无影无踪,他自私地认为她是他买来的就是他的家产。
所以他对她用不上温柔,想骂就骂,抬手就打也是常事。
女人开始哭闹,后来习惯了不哭也不闹了,只是擦去身上的伤,,照样喂猪、烧饭,忙里忙外。就盼望着哪天男人放松了,她好跑回家去。
可偏偏她有了他的孩子,生下来后一场高热把孩子烧成了傻子,整天嘻嘻笑着跟在他身后,这时男人早就不在时时地盯着她了,只是骂她打她的习惯不改。
那日,村里来一辆车停在他家门口,警察拿着一张她十六岁时的照片给她看,问她这个女人是你吗?有人举报你是买来的?
女人茫然的摸着傻儿子的头,张大了嘴半天没有说话。后来怀里的傻儿子突然大叫道:妈!我饿。
女人这才缓过神来,警察们又问了一遍,女人看着孩子摇了摇头,警察失望地开车走了。
女人站在门口看着警车一直消失在视线之中,回头的时候差点撞在男人的鼻子上,男人阴着脸问她:你不是一直想走吗?明明是你为什么你不承认哪?
女人没说话,摸着傻儿子的头,手始终不愿拿开。

结婚那天,妈问我:坐在角落里象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看过去的时候,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发现我看着他们时赶忙低下头。我不认识他们但也不象要饭的,衣服是新的连折印都看得出来。妈说象要饭的,依据是他们佝偻着身子,老太的身边倚了根拐杖的缘故。
妈说天池是孤儿,那边没亲戚来,如果不认识就轰他们走吧。现在要饭的坏着呢,喜欢等在酒店门口,见哪家办喜事就装作亲戚来吃黑酒。
我说不会,叫来天池问一下吧?天池慌里慌张把我的手捧花都掉地上了,最后吱吱唔唔地说是他们家堂叔和堂婶。我瞪了妈妈一眼:差点把亲戚赶走。
妈说天池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亲戚呢?天池怕妈,低头说是他家远房的亲戚,好长时间不来往了。但结婚是大事,家里一个亲戚没来心里觉着是个憾事,所以我靠着天池的肩埋怨他有亲戚来也不早说,应该把他们调一桌,既然是亲戚就不能坐在备用桌上。天池拦着说就让他们坐那吧,坐别桌他们吃着也不自在。
直到开席那桌上也就坐了堂叔和堂婶。敬谢席酒经过那桌,天池犹豫了一下拉着我从他们身边擦了过去。回头看到他们的头埋的很低,想了想我把天池给拽了回去:堂叔、堂婶,我们给你俩敬酒了!
两人抬起头有点不相信的盯着我。二老的头发都是花白的,看上去很老应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堂婶的眼睛很空洞,脸虽对着我但眼神闪忽不定。我拿手不确定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没反应。原来堂婶是个瞎子。堂、堂叔、堂婶,这是俺媳妇小洁,俺们现在给你们敬酒呢!天池在用乡音提醒他们。
哦、哦。堂叔歪歪斜斜地站了起来,左手扶着堂婶的肩右手颤微微地端起酒杯,手指背上都是黄黄的茧,厚厚的指夹逢里留着黑黑的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让他们过早地累弯了腰。我惊讶地发现,堂叔的右腿是空的。堂婶是瞎子,堂叔是瘸子,怎样的一对夫妻啊?别站了,你们坐下吧。我走过去扶住他们。堂叔又摇晃着坐下了,无缘由的堂婶眼里忽然就叭嗒叭嗒直掉泪,看到堂叔无言地拍着她的背。本想劝他们两句,但天池拉着我离开了。
我跟天池说,等他们回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钱吧,太可怜了。两人都是残疾,这日子根本想不通怎么过。天池点点头没说话,紧紧拥着我。
第一年的除夕,天池说胃疼没吃下晚饭回房睡觉去了。我让妈妈熬点大米粥也跟着进了房。天池躺在床上,眼里还憋着泪。
我说天池不带这样的,第一年的除夕就不跟我们一块吃晚饭,还跑房里这样。好象我们家亏待你似的,一过节你就胃疼,哪有这样的事情?其实我知道你不是胃疼,说吧什么事?
天池闷了半天说对不起,他只是想起堂叔和堂婶还有他死去的爹娘。他怕在桌上忍不住,惹爸妈不高兴才推说胃疼。
我搂着他说:真是个傻孩子,想他们我们过完年看他们去就成了,再说我也想知道他俩是怎么过日子的。
天池说算了,那条山路特别难走。你会累着的,等以后路通了我们生了小孩再带你去那看他们吧。
我心里想说:等我们生小孩的时候他们还不一定在呢!但没敢讲出来,嘴上说给他们再寄些钱物吧!
第二年的中秋期间我正巧在外出差,中秋节那天又回不了家。我特别想天池和爸妈,我就跟天池煲电话粥。
我问天池想我想得睡不着怎么办?天池说就上网或者看电视,再不行就睡那睁着眼睛狠狠得想。
那晚,我们直到把手机聊得发烫没电为止。躺在宾馆的床上,看着窗外圆圆的月亮,我怎么也睡不着。睁着眼睛流着泪想天池、想爸爸、想妈妈。想到天池估计也没睡着,说不定正在网上神游。翻身我也打开电脑,重新申请了一QQ号名叫读你想捉弄一下天池。查了一下,天池果然在,我主动加了他,他接受了。
我问他:这样一个万家团圆的好日子,你为什么还在网上闲逛呢?他说:因为我老婆在外出差,想她睡不着觉所以就上网看看。我挺满意这句话,接着又打出:老婆不在家,可以找个情人代替,比如说网上,聊以自慰一下。半天他才敲出一行:如果你想找情人的话,对不起,我不是你找的人,再见。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生气。叭叭叭,我赶紧发过去。过了一会他问我:你怎么也在网上闲逛呢?我说:我在外打工,现在想爸爸和妈妈。刚刚和男朋友通完电话还是睡不着,就上网了。
我也想我爹和娘,只是,亲在外,子欲养而不能。亲在外,子欲养而不能。怎么讲?我把这句话又重复敲了过去。我有点莫明其妙,天池怎么说这样的话?你叫读你,我今天就让你读一次吧。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很久会得病,拿出来晒晒会舒服些,反正你我也不认识,你就当作听一个故事吧!于是,我意外地知道了天池一直隐藏在内心的事情。
30年前,我爹快五十了还没娶亲,因为他腿瘸加上家里又穷没有姑娘愿意嫁他。后来,庄上来了个要饭的老头还搀着个瞎眼的女人。老头病得很重,爹看他们可怜就让他们在自家歇息。没想到一住下那老头就没起来过,后来老头的女儿就是那瞎眼的女人嫁给了我爹。第二年生下了我。我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可我从来没饿过一顿。爹和娘种不了田,没有收入就帮别人家剥玉米粒,一天剥下来十指全是血泡,第二天缠上布条再剥。为了我上学,家里养了三只鸡,两只鸡生蛋卖钱,留下一只生蛋我吃。娘说她在城里要饭时听说城里的娃上学都吃鸡蛋,咱家娃也吃,将来比城里的娃更聪明。但他们从来都不吃,有回我看见娘把蛋打进锅里后用嘴舔着蛋壳里剩下的蛋清,我搂着娘嚎啕大哭。说什么也不肯吃鸡蛋了,爹知道原委后气得要用棍子打娘。最后我妥协,前提就是我们三人一块吃。虽然他们同意了,但每次也就象征性的用牙齿碰一下。
庄上的人从来不叫我名字,都叫我是瘸瞎子家的。爹娘一听到有人这样叫我必定会跟那人拼命。娘看不见就会拿了砖块乱砸,嘴上还骂着:你们这些杀千刀的,我们瘸瞎,我娃好好的,就不许你们这样叫唤。将来你们一个都不如我娃。那年中考,瘸瞎子家的考了全县第一的喜讯让爹娘着实风光了一把。镇上替我们家出了所有的学杂费,送我上学的那天爹第一次出了山。上车的那会,我眼泪扑剌剌的直掉,爹一手拄着拐一手替我擦泪:进了城要好好学,以后就在城里找工作娶媳妇。别人问起你爹娘你就说你是孤儿,没爹娘,不然别人会看不起你。特别是娶不上媳妇,人家会嫌弃你。误了你娶媳妇,我都无脸去见老祖。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