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邓一光、周梅森等非军旅作家的优秀军旅题材作品也有收录,她看见了她深爱的李良

核心阅读

新华社北京12月9日电《中国军旅文学经典大系》9日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首发。该丛书共计70卷本,收录作品总量多达700余部,集中展示了我国军旅文学经典作品和创作成就。

墨绿色的铁皮火车缓缓穿行在弯弯曲曲的盘山铁路上,远处隐约看见金黄的油菜花绽开在层层如沟的梯田里。一丝阳光透过刚刚洒落沉重雨滴的乌云,刺在林徽脸上,让她眯起了眼睛。深秋才有的寒风,扑打着她白皙而又毫无血色的脸,她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衬衣,擦去泪水。

5000多年中华文明史,留存了浩如烟海的古籍。70年来,新中国开展了规模巨大的古籍整理出版工作。爬梳耕耘,彰显中华文化脉络;句读之间,传承灿烂文化遗产。

该丛书由北京长江新世纪出品、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由徐怀中担任名誉主编、朱向前担任执行主编,收录了刘白羽、魏巍、胡可、李瑛、朱苏进、朱秀海、乔良、徐贵祥、柳建伟等多位著名部队作家的经典之作;孙犁、邓友梅、莫言、严歌苓、刘恒、麦家等经历过军旅生涯的作家,以及邓一光、周梅森等非军旅作家的优秀军旅题材作品也有收录。

车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下得差不多了,就连刚刚还在和自己聊天的小伙子也不知什么时候走的。她就这样一个人恍恍惚惚地踏上了南去的火车,带着“逃离”的无奈。甚至都没有带上多少东西,也没有目的地。

今天,古籍整理出版的新局面,让中华古籍焕发着前所未有的蓬勃生机,也让人们更好地去追索中华文明之根、探寻中华文化之源。

作品体裁包括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理论批评、话剧及影视文学剧本等,其中有《保卫延安》《红岩》《林海雪原》《铁道游击队》《历史的天空》等长篇小说34卷,中篇小说13卷,短篇小说3卷,诗歌卷5卷,散文卷3卷,报告文学卷3卷,理论批评卷3卷,话剧卷3卷,影视文学卷3卷。

因为,李良就那样抛弃了她,没有解释也没有安慰。她悲痛不已,她深爱的李良,如今却背叛了她。“逃走”是她作为女人的直觉,她想也许离开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中国拥有5000多年文明史,存世文献典籍数量之丰富、内容之深厚,举世无双。为使这一宝贵的文化遗产更好赓续和传播,70年来,新中国开展了规模巨大的古籍整理出版工作。在党和政府的关心支持下,经由几代学者和出版工作者锲而不舍的努力,今天的中华古籍正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成为传承优秀文化、坚定文化自信的宝贵滋养。

首发式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及代表作家、评论家表示,军旅文学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该丛书的出版有利于传承红色经典、弘扬民族精神、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重要思想价值、学术价值和艺术价值。

火车行驶在无边无际的双轨上,摇摇晃晃,林徽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慢慢睡去。梦里,她看见了她深爱的李良,帅气的李良在梦里却怎么也看不清。记不清哪个傍晚,他们漫步在夕阳下的海滩上,李良拉着她的手,两个人随意踢着浪花,说说笑笑,直到一轮银月缓缓升起。月光就洒在海面上,闪着斑驳的光影。那时的李良宠得她就像孩子一般。

开创新局面——

“你爱我么?”林徽站在银色的海水里,回头问李良。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散在风里,却怎么也挡不住那一脸任性的神情。

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全面系统、远超前人

“当然!”李良富有磁性的声音好听得悦人心脾。

人们常用“浩若烟海”“汗牛充栋”来形容中国古籍之多,但存世古籍虽多,如未经校勘、标点、注释,不仅一般读者难以阅读,就是专家学者也难于使用。20世纪20年代,学者陈垣曾把中国“有长远的历史、丰富的史料,而无详细的索引”说成是“中国四大怪”之一。“什么时候,才能把中国重要典籍全部整理出来供给读者呢?”近代以来,忧心于中华文化命运的学者不断追问。

“那么,去把月亮摘下来给我!”她看着李良宠爱的神情,傲骄地笑。

新中国的成立,为解答这个问题提供了全新的答案。

她看见李良慢慢地走进那银色的海中,从一片银白中抓住那一轮水中月猛地提起。是的,他就是这样地爱着她,就如当初他给她的承诺一样“绝不会背叛”。她看见了!看见一轮圆圆的月亮就在李良手中!如玉盘一般,晶莹剔透,冰冷无瑕。她幸福得快要哭了,深爱她的李良,可以为她摘下月亮,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她深爱的李良可以给她一切!不知何时开始,她如此深信不疑。

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五年,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不足30种。1958年,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立后,古籍整理出版步伐明显加快,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的数量达到200种左右。20世纪80年代,古籍整理出版迎来了新的发展,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增至400种左右。

火车依旧行驶在无边无际的盘山铁路上。

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古籍整理出版工作更加繁荣兴盛,每年平均出版古籍整理图书1800种左右。文学、语言文字、文化艺术、历史、地理、哲学、宗教、科学技术等领域重要古籍皆有系统整理。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惊醒了梦中的林徽。是李良!她下意识地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颤抖的男声。

“新中国开创了古籍整理出版的新局面,造就了全方位、大规模、成系统地持续整理出版古籍的大格局。”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说。

“喂!你在哪?!”那个声音依旧悦人心脾。

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辉煌成绩,离不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支持——

“我……我只是想离开这里,出去走走。”她平静地说。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毛泽东同志就要求组织史学家从事《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的标点工作;邓小平同志批示中华书局编辑来信,鼓励出版界大力出版或重印学术著作、工具书和古籍;江泽民同志多次为古籍出版社和古籍整理图书题词;胡锦涛同志致信祝贺中华书局成立100周年……

“为什么不告诉我!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在谈工作!”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2013年12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强调:“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林徽的双手突然颤抖起来,她深爱的李良终于来向她解释了,她深爱的李良终于来向她认错了,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呢?他爱自己,他怎么可能背叛,林徽这样想着,良久没有说话。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