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蛮想接到你们的信,梳理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与特征

中新网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
上官云)10日,《风云对话》国际日暨《风云之交—晓田观世界》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凤凰中心举行。

中国文化报讯日前,商务印书馆推出的首套文化产业研究丛书《中国文化产业研究丛书》出版发行。

关群、杨大斌与长女杨红、长子杨勇合影,摄于1957年。

据介绍,《风云对话》是凤凰卫视旗下一档高端时政对话节目,在过去17年间,超过700位国际领导人做客《风云对话》。作为《风云对话》节目的主持人、制片人,傅晓田在5年里采访了300多位国家元首及政要。

该套丛书共6卷,计200余万字。第一卷以改革开放40年的文化产业发展为蓝本,梳理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与特征,阐释我国文化产业发展与国家软实力建设的紧密联系,展望了未来文化产业的发展趋势;第二卷重点论述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重大问题,对文化产业发展的原则、动力、路径和保障等进行深入探讨;第三卷聚焦文化消费的现象、行为、价值观念以及文化市场特征,从时代变迁角度研究中国文化消费发展状况;第四卷从数字经济的宏观背景出发,梳理数字创意产业发展历程、内涵和外延,并对其未来发展趋势进行研判;第五卷论述中国城镇化演进历程与规律,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文化顶层设计以及国际城镇化中文化发展的实践与经验;第六卷精选作者在文化领域自媒体平台“言之有范”的优质文章,记录了该平台创办5年来对社会文化发展演进和热点文化现象的反思。

亲爱的大姐、哥哥:

《风云之交——晓田观世界》封面。主办方供图

该书作者、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院长范周介绍,丛书编撰历时两年,选取了已出版、发表和完成的十几部学术专著、100多篇学术论文、几十篇研究报告及上百个规划范例中有深度、有前瞻性的观点。

我们到迪化,又有一个多月了,在这长串的日子里,我蛮想接到你们的信,好容易在八日早晨收到大姐的信。在未接到信前,我总这样猜想,你们忙吧!或是信在途中吧!我只有用这些来安慰自己,但是我始终没有接到哥哥的信。

傅晓田毕业于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学院里的晓田花园是剑桥大学800多年历史里第一次以华人女性校友名字命名的设施。她的高端政治访谈节目以客观、深刻、富含时代锐度、保持华人视角著称。

现在让我将从西安一直到迪化的情形向你们报导一番。

《风云之交——晓田观世界》则是一本以傅晓田的视角洞察各国政治风云、政要人物个性的书。此书中英文对照,揭秘了各国不同的文化习俗、宗教信仰等,还含有大量现场图片,直观展现现场情景,给人身临其境的阅读体验。

我们在西安住了二十多天,九月十四号下午三时,便继续西去,四十几部崭新的苏联汽车,装载着我们三百多同志,大家都感到很兴奋,因为我们都想很快能够到达目的地。

据主办方介绍,在本次新书发布会上,来自26国驻华使馆超过百名驻华使节、各国驻华商会代表、各大国际机构驻华代表以及中外媒体汇聚一堂,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也出席了当晚的活动。

第一晚,住永寿县,因为地方小,没有这么多东西给我们吃,当地的青年团便发动老百姓送饭给我们吃。我们住在一个中学内,老乡们提着篮子,举着灯,从几里路以外的地方送大饼及面片来,这种场面,非常感动人的。我们当然还是照价付钱。

嘉宾们来到凤凰中心,登上具有时空交叠之感的“梦之桥”,欣赏沿途具有中华文化韵味的古筝和现代舞表演,观看了《风云之交》图片展,并拿起毛笔,共同描绘了“风云之交”四个大字,庆贺新书发布。

平凉是一个较大城市,这里有大米吃,我们在一个湖北人开的馆子吃饭,掌柜的说:“你们革命为我们服务,我们价钱应该公道。”并且我们又是大同乡,所以每餐大米饭只要1500元,这种情形在西北是很难得的。

傅晓田。主办方供图

静宁的大饼是全国四大饼市之一,饼子有一寸多厚,直径有一尺多长,不同于一般的黑面,每个仅卖一千四百元,领导上要我们买些带在路上作为干粮,这种饼可以留一个月还不得坏,最大的好处就在这里。

傅晓田也讲述了创作《风云之交—晓田观世界》这本书的初衷。她提到,对《风云对话》这个节目,很感谢凤凰卫视搭建这样一个平台,“我们的节目展现的都是镜头前面的内容,但是我们都知道,每一个故事其实还有无数的故事。”

过华达岭时,天气很冷,平日穿两件衣服就足够了,但在山上,非穿棉衣不可,我没有带棉衣,只好躲在被子里。华达岭从山脚到山顶有百多公里,在白雾朦胧的山上转了大半天。华达岭市镇的毛线是很多的,各种各样的帽子、裤子、衣服都有,据说价钱比兰州、迪化都低些。

“对这本书,就是希望读者在打开时不仅仅可以看到镜头前面的图片和文字,也可以看到我们一路走来的过程中所看到的风景。”傅晓田说道。

18日晚上到达兰州。兰州城市没有西安大,但小巧玲珑,比西安显得热闹,整日里马车、汽车不得清白。马车非常讲究,和湖南的花轿一样花,又新,恐怕还有胜过于花轿的,据说和北京的马车很相似。这里水果特别多,湖南老早下市的桃子,这里却是桃子最好吃的时候,其它梨子、西瓜、苹果也都相当多,还有一种华菜士瓜,据自说是华氏来中国西北“观察”带来的瓜种,味道甘甜。

她表示,《风云之交—晓田观世界》中能看到很多小故事,而将个人感受和个人见解放在里面,无外乎是希望进一步地拉近与读者和观众的距离。(完)

我们到兰州大学参观过,这是西北的一个大学府,校舍很大,而且还正在建设新的房子,每栋房子都以西北的山名命名之,什么“昆仑堂”、“祁连堂”……等。

未解放以前,兰大的湖南学生老是与甘肃的同学发生冲突,时常有殴打事件。湖南蛮子的滋味,他们都领略过了。但解放后,同学们由于政治认识的提高,再不闹小圈子了,他们很团结。

兰大后面就是黄河大铁桥,黄河里面的皮筏子最使我们感到惊奇。由六、七只到二十几只不等的羊皮并起来的,像杀完了的猪吹气一样,把羊皮筏吹起,上面放板子,大的可坐十几人,小的可坐数人。不会发生危险的,你可以放心,它比木船还轻便些。苏联的友人在兰州很多。有一次,我们看见一个乞讨的孩子,向他要吃的,有一个苏联人便拉着他的手带到水果摊前,随小孩选了些东西,替小孩付了钱。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却说明了他们对中国人民的友爱,即使是一个“最不足道的求乞者”。

这里的白俄也多,他们每天早上拿着扫帚,结队的站在街口,男男女女,准备替别人刷墙和工作的。兰州办事处招待我们很好,每天在朝阳春大饭店吃饭,早上吃稀饭和馍馍,晚上吃大米饭。还发给了棉衣、棉裤、棉帽、布鞋、布袜、八一毛巾和津贴,招待我们在玉春楼洗澡,还看了电影……我们没有开始为人民服务,而人民却给我们这么多的优待,感觉非常惭愧。还有,告诉你们一件事,有些坏分子也掺入混进了招聘团。当长沙来电报后,组织上要我跟随她,了解她的历史,注意她的行动,临走时将她留在兰州,由办事处处理,派警卫送回长沙。这种东西真是象水银一样,无孔不入。

22日离开兰州,说老实话,我们对兰州多少有点留恋。永登县城的同学热烈的欢迎我们,为我们打扫寝室,烧开水,出特刊,做欢迎词,开联欢晚会,极尽热烈欢迎、招待周到之能事。第二天临走时,我们彼此往返地送了几次才算正式分别了,革命的大家庭中到处有温暖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