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对首雪的总结了,走过来和到场的记者逐一握手打招呼……昨晚

八米高的瀑布书墙来了!华东师大连开两个24小时校园文化空间

爱把文章往短了写的“茅奖”得主毕飞宇,来渝和读者聊小说创作

本报记者 谢宛霏/摄

高校“书店+”:不输颜值更不乏文气

知识错误可能会让作家错失“茅奖”

迎面的风有点温文的冷,像晨光蘸着梦呓向脸上扑粉。地面是湿的,天是灰的,雪朵任性地飞扬着。我走在上班的路上,感受着浅浅的冬意。

“知先堂”24小时阅读空间高约8米的瀑布书墙。 本报记者 袁婧摄

毕飞宇
1964年1月出生于江苏省兴化市,毕业于扬州师范学院(现扬州大学),中国当代作家、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他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外出版,并被改编成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电视连续剧《青衣》。已获得鲁迅文学奖、百花文学奖、茅盾文学奖、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等荣誉。其中,长篇小说《推拿》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回想,今年秋雁南别以后,兰州落过两三场雪。

■本报记者 储舒婷

近乎光头的“发型”,脸上满是笑意,走过来和到场的记者逐一握手打招呼……昨晚,带着自己的两本重新编辑再版书《平原》《小说生活》,毕飞宇走进了万象城西西弗书店,和重庆读者面对面分享自己的“小说生活”和创作心得。

头次,秋的尾巴还在扫来扫去,突地降温了,雪急急迫迫地来了,被市内压制不下去的余温熨平了层次,一拧一滩水,好不狼狈。但雪不懊丧,在高处编啊编,给兰山编了一顶毛茸茸的白帽子。街面上遛达的人们仰头一望,噢,黄河流水哗啦啦,兰山初雪白花花!

高约八米的瀑布书墙,精致的中式书房、一步一景……昨天,华东师范大学在闵行校区连开两个24小时校园公共文化空间——高颜值的“知先堂”24小时阅读空间和“召文斋”24小时研创空间。它们均位于该校区教师之家一楼,今起向师生和市民免费开放。

“尽可能地写短文章是一个作家的美德。”“作家不要犯知识性错误,否则读者很容易就不信任你了。”“我是穆里尼奥的球迷,昨晚赢球了,今天我心情很好。”……接受记者采访时,毕飞宇不断爆出的金句,刚好构成了他当下的“小说生活”。

这算是对首雪的总结了。雪后,气温迅速回转,似乎又见秋高气爽时节,天儿蓝,云儿白,风和日丽,满街盛开女人花,一朵一朵,那样淡淡地素衣素锦,那样清丽地十里飘香。人们由此推断,今年可能是个暖冬。

近年来,“书店+”概念应运而生,捧红了沪上一批高颜值、多功能的“最美”书店。而全市各高校,不少新诞生的书店不仅颜值不输、人文气息浓郁,更得益于丰厚的学术文化资源,校园“书店+”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文学启蒙来自父母点评学生的作文

第二场雪,是在立冬后的下日。很显然,雪是举着令旗来的,有了冬的威威不可蔑兮簌簌不可无,它在兰州城的上空布阵,旗招北风寒,令至雪翩飞。问高楼:接不接纳?高楼抱襟:接纳接纳。问道边树:接不接纳?道边树张冠:接纳接纳。问青青草坪:接不接纳?青青草坪匍匐:接纳接纳。于是大雪盈盈,铺盖了城池。

“知先堂”定期举办剪纸、楹联等传统文化体验活动。 本报记者 储舒婷摄

“影响你走上写作道路的元素有哪些?”记者提问。“要说具体的事情,我印象中还真没有,但也可以说是天天都有,所以,我就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了。”毕飞宇笑着解释说,他的母亲是小学语文老师,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我小时候,家里说词语、句子都太稀松平常了,他们点评各自带的孩子的作文,更是家常便饭。这种影响我觉得是更细微、更深入的。”

此雪维系了一天,在兰州的大街小巷,生生地描抹出冬的眉目。躲在树林里的斑鸠一遍遍召开家庭会议,研究一大家子鸟的过冬问题。我在读者大道的好几处空地上,遇见群鸠席地而围,说着唯它们能听懂的鸟语。

“每一面墙壁都会说话”的优雅书房,有助于陶冶品性

毕飞宇说,如果要具体说决定做小说家,倒还真有刺激自己灵感的具体事例。“我记得,大概是我高中的时候,我就喜欢和班里同学、年纪差不多的朋友分享看过的小说,我讲给他们听。结果,等他们看完作品回来说:你骗人,我们看到的,完全没你说得那么好,听你说比直接看书还好。”毕飞宇说,这虽然没什么实际意义,但后来想起,心里总觉得当时自己是给了自己心理暗示的,“如果我来做这事(指自己写小说),可能也能做好。”

人们以为冬威临幸,没个两三日是不会撤离的,冬神从此落户,与大家成邻居了。错,雪的战术是速战速决,来得快,去得利索,好像戏弄了一下向来还算准确的天气预报,九日扫了金城秋,十日班师回天都。

“知先堂”与“召文斋”,光听这两个校园文化空间的名字,即能感受到象牙塔内扑面而来的文气——它们,皆引自经典。

知识错误可能让作家丢掉读者信任

这可苦了红叶城的金丝菊、羞女菊、瑶台玉凤菊、美人菊们,正开得艳艳的,冷不丁一床雪被压下来,虽不到24小时,待晴日,撩被相看,菊花一点正经的样子都没了,精致的妆容毁了,蓬头垢面,枝折颜残,东倒西歪。人们摇头,罢了罢了,雪摧秋菊了残生,从此香艳抉别冬。

网站地图xml地图